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Day46-想找事情做的慾望以及連結到自信心的定義

當我工作一個段落 或是正在執行一半的事情時,我會有突然想做別的事情的慾望,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做這個做那個或是開始搜尋一個關鍵字,像是看電視轉台那樣,而忽略當下做什麼事情或是這個時刻我是誰。

比方說剛剛我在看工作,我突然想到以前練鼓,就開始找二手的電子鼓拍賣,開始想著之後要不要買等等。或者例如我在看芳療的東西,我可以做其他的連結變成去找塔羅的課程。

我發覺我很難去專注/定位我自己,我經常聽令於"一閃而過"的念頭,相信念頭,但那不是我作為我自己的決定
,因此在感覺消散或變弱之後我察覺到時,我會感到懷疑或後悔或是又重複一次那樣的"搜尋模式"。

所以我的人生大部分時間都在找尋然後開始幻想我已經在做那件事情,而實際上我的行動並沒有開始,我的改變還沒有發生過。

而要改變這模式,自我覺察是第一步,再來再更深入的看我自己,為什麼想做那些事情?我發覺我常幻想著做那件事情時周遭人給予掌聲/愛慕,所以我只是想得到他人肯定。我自己很沒有信心,看待自己的眼光不好。

而且我已經將"自信"長久定義為有多少人投以羨慕/讚賞,有越高的人氣的那個人就是"有自信",備受關注就是自信。所以要成為有自信,就是要先得到他人的讚賞。卻忽略了自己看待自己/尊重自己的這個行為,是否對自己滿意。

所以首要做的,還是從看待自己的方式開始重新定義"自信"這兩個字,自我信任/自我尊重,從一件事情的練習開始,持續的練習做一件事情,是我與我自己事情的關係,再去發展做這件事情時我對自己的看法。從為自己做一件事情-學習自我尊重-去發展出來的自信。如果對自己有不滿意,如何去更完善我自己/整合我自己/堅持我自己或是改變我自己。

而不是為求外在認同-的那個幻想-的能量-討人喜歡/受到關注/吸引異性/而去驅使我做某件事情-的那個"自信"定義。

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Day45-雨天的延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下雨天時,看到窗外的雨一直下雨聲沒有停過,我感到煩躁。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聽到這個雨聲時我連結到我被淋濕的經驗,那種全身濕答答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身體會變冷,使我迫不及待想要回到室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身體變冷時,我的手腳在床上縮成一團,我抗拒移動身體,我躲在被窩裡用睡覺來度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這樣的回憶之下使我非常害怕/懶散出門,並且連結到寒冷的記憶,我只想待在房間/窩在床上滑手機,因為房間/棉被裡面比較溫暖。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睡覺的時候我產生舒適感,我不用去面對接下來的工作。
當我看見我自己而去逃避我現實中的責任,我要打開信箱收信/我還有翻譯要去做/還有還沒念的英文,而這些事情我如果現在不做,也不會有人幫我完成,所以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下雨天是個天氣狀態,而因為下雨天出門確實不便,可以選擇離家近的地方覓食,但若是下雨天我因此只待在被窩裡滑手機,就是為現實要做的事情的拖延藉口,是"懶散",我成為了懶散這個詞。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開始書寫時,我就移動身體到電腦前面做書寫/收信/翻譯/念英文,一項一項的進行。

2018年1月4日 星期四

Day44-頭皮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看到鏡子自己的頭皮時我感到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這個害怕連結到我會禿頭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定義了禿頭是醜陋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去比較我頭髮前後的稀疏密度,而定義我以前頭髮是好看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我自己極力想要恢復以前的樣貌,而感到無助。

當我看見自己正在比較/批判自己而產生害怕/討厭/難過/無助時,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我沒有接受我原來的樣貌,也沒有為自己身體做最好的決定,我依然繼續的吃零食/高熱量食物,繼續熬夜,而使我的頭皮惡化,我必須降低這些。

我承諾我自己,頭皮只是身體其中的顯現,我要有耐心的去照顧自己,盡可能讓自己情緒穩定,感覺到壓力時就書寫/即時應用呼吸。持續一個月的時間,看看自己的變化。

Day46-想找事情做的慾望以及連結到自信心的定義

當我工作一個段落 或是正在執行一半的事情時,我會有突然想做別的事情的慾望,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做這個做那個或是開始搜尋一個關鍵字,像是看電視轉台那樣,而忽略當下做什麼事情或是這個時刻我是誰。 比方說剛剛我在看工作,我突然想到以前練鼓,就開始找二手的電子鼓拍賣,開始想著之後要不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