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Day43-學習新知

由於對芳香療法好奇及有些興趣,決定從了解它的歷史/了解植物特性及其原理來充實自己這方面的知識。而這也跟預防醫學有關。

昨剛好與朋友聊到我的問題,想的太多/行動太少,其實自己喜歡的東西一直都沒變,只是很容易去算計/比較每件事情所要付出的成本及能回收的效益,最後沒有行動。

成長歷程中有許多學習歷程都是如此,進而延遲了學習進度,原本可以從A-B,中間就會參雜了CDEF的猶豫,或是跳往其他地方。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自己是"善變的",而這個"善變"使我在遇到瓶頸時我選擇了脫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自己是"憑感覺的",而只要沒有得到正面的感覺我就會又轉尋其他事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遇到須即時處理的事情我會擱著說"明天再做決定",而一直採取拖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腦海中有一個停不下來的東西,而也影響我走路的腳步。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做這寬恕時感到呼吸急促,有想抗拒的念頭。並且感到疲勞想睡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學習的新知一定要對身邊的人是有幫助的才會得到旁人的肯定。而沒有允許自己是可以為自己幫助 為自己榮耀生命的。

當我看見學習新知及採取行動前的猶豫 延遲  自我貶低等 我停止 我呼吸

我理解到我時時刻刻都可以為自己創造生命 而不是沉迷過去的正負面記憶及比較之中

我承諾我自己 給自己活出持續的 堅持的 不輕言放棄的 可延續的 給自己耐心 活出這些字詞 實際行動。

2017年12月27日 星期三

Day42-想著生涯規劃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我打字時我的胸口有明顯的鬱積。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想著生涯計劃而離開了當下的現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像我未來職場環境的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這個想像中的比較而使我感到舒服。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一邊打一邊害怕被看到我的文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定義目前的狀態是負面的/糟糕的,因此想要逃離。

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Day41-懷疑寬恕

在我做寬恕時,我並沒有決心要做改變。
因此我寫完只是發洩完抱怨完,並沒有真正去看。
我的承諾像是在呢喃/講講屁話,因為我還是沉浸在舊有的習慣。

我發覺我懷疑寬恕的效用,是因為我抗拒改變,我還沒有下這個決定要"改變"

所以我繼續賴床 繼續熬夜 繼續吃零食 繼續想像

而又想要改變其他人

然後抱怨自己寫了這麼多還是沒有改變
其實是因為我沒有行走在我所寫的事情上

我只是把它當作提醒/備忘

妄想我寫完 事情就會如願

我必須 親自行走我的話語

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Day40-自己的外貌

昨天看到自己跟朋友的合照,跟我自拍/或是之前的照片看起來差很多,我也連結到我朋友說我的照片都跟我本人差很多。我知道不同的角度拍看起來就會不同。

而如果去比較我跟我過去的自己的照片,我會發現到我自己的容貌是以前比較有瀏海,有精神,較消瘦,較明亮。而現在我看起來眼神疲勞,額頭較高。

我時常會去照鏡子調整我的髮型試著讓他看起來是髮量多的,但後來也得知那是毛囊經過冬天低溫萎縮,長不出新髮,角質層厚及老舊,毛囊阻塞,必須透過定期去角質及頭皮淨化水來讓頭髮一點一點慢慢回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透過照鏡子/過去照片來批判我自己的外貌。

我理解到那些都是比較,而陷入比較中,而真正對自己有幫助的事情是去改善頭皮的健康狀況。

我承諾自己規劃一千元左右的保養,先嘗試做改變,看看頭皮健康狀況是否改善。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Day39-購物經驗

今天同學都有談到自己被推銷的經驗 我也要就有被推銷的經驗跟我學推銷的經驗分享~

我大學有一次印象很深刻的是我看到書商擺攤,我就湊過去看,推銷員開始跟我賣書,那是一套埃及古文明的書,一開始他很真誠的跟我分享他買了這些書之後他的改變,還翻了他手邊一本很厚的冊子上面都有台清交的學生買書的簽名,還說了他們高學歷就是因為愛看書等等例子,他的語氣很肯定/眼神很堅定,並且用話術一直引導我說:"是",而就在後來要跟我講兩小時後說這套書要五千,但是可以分期付款,等於每月不到500塊就可以買到。一天少喝一杯飲料就可以擁有這套書籍。我當下還真給它買下去了。但是買完才發現這些書上的知識並不值得我做這樣的投資...

後來我自己學推銷業務之後,我瞭解到我們都會去抓客戶的心理弱點,可能是它當下缺乏的,或是幫它創造一種想像,讓它覺得現在不買會後悔,讓它覺得現在買就是"賺到了!"。例如說:哪個名人都在使用/優惠/附加價值是什麼/引導對方在心裡面說三次以上的YES/堅定的語氣/銳利的眼神/三寸不爛之舌/肢體碰觸/ 要是能讓方坦露自己內心的事情更能提高成交率,重點就是讓對方覺得我們是"自己人"哈哈...

而回到消費的經驗來看,我那個當下確實忘記什麼才是我真正需要的東西,而被情緒引導到去做不理性的消費,或許真正能夠做好財務管理的人,就是能夠理性消費/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不需要的就是堅決不買就對了。所以透過書寫了解自我會很有幫助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我買了一款我原本就預定要買的桌遊時 買完之後我仍然有害怕的情緒在 害怕在我的戶頭當中數字的減少 會使我在外地的生存變得不容易 但實際上那只是一個想像 想像我因為沒錢而餓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每次的消費完之後 我害怕我最後會因為花錢太多而要跟家人拿錢 我會連結到我過去拿錢被責罵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消費後連結到死亡的恐懼,連結到害怕被欺騙的情緒。


當我看見我開始連結 我先停止 放慢 呼吸 然後 針對那個有連結的情緒記憶做自我寬恕。

我承諾自己透過對自身的了解,了解我真正需要的物質是什麼,去刪減不必要的支出。



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Day38-寬恕手淫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當我工作到家回來睡前放鬆時 我點開了我認為最高畫質的色情影片網站 看著上面的男女激情的互動 我的肚臍周圍開始產生電流麻麻的 我尾椎之處也有一陣騷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此時有種心跳加速 我的手有股能量驅使去觸碰我的性器官 那是連結了我過去手淫的記憶 我的手也有能量產生
那陣騷動使我心癢難耐停不下來而影片中的畫面及聲音更是刺激了各種想像 彷彿自己是裡面的演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閱讀了自慰的真相後 雖然常理判斷它是合理的資訊 但每當要決定暫停手淫的行為之前又會有個聲音:幹 尻一下不會死啦 反正尻那麼久都沒死…再一次就好…等等念頭而沒有理解到這行為對現實對自己對全體沒有實質幫助。

我理解到手淫的行為佔用了心智處理日常工作 後遺症是常常會有腦中迷霧的感覺 並且會對異性有更多的標籤或想像 我可以照傑克給人類的指示 給自己21天時間去停止。


我承諾我自己給自己 21 停止沉浸虛擬的色情影片 停止因空虛而起的手淫行為 停止讓心智去主導自己對待身體的方式  一有念頭 一察覺性能量 回到呼吸 回到身體 並且做自我寬恕 但不是壓抑它  直到能量釋放流出身體。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Day37-早上起床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早上起床時我感到冷感到眼皮沉重感到光線的刺激使我產生倦怠,倦怠一天的開始倦怠要上班,不能像假日睡到自然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寫下早上的閱讀計畫後,我採取拖延不去行動,繼續的賴床而使我日復一日趕著時間上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早上原本可以梳妝打理自己的時間因為賴床而讓自己錯過這樣的機會。
我理解到這裡面有懶散跟我的批判拉扯,我停止,我呼吸,並承諾自己透過書寫來為自己做早上最好的行動方案。
我承諾自己早上閱讀 梳妝打理都是整理自己並且自我進展的行動,透過一次次練習讓自己不受情緒影響的完成。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Day36-打網誌所遇到的問題

所遇到的問題有

1.當我使用我家筆電打網誌時,因為我的螢幕有些損壞,不太清晰,而造成在觀察時我的眼睛容易疲勞,因此很少在家裡打字。

2.如果是在公司電腦使用,會擔心其他同事看到我做與工作不相干的事務。

3.使用手機在打字,我感到手指的反應上面不是那麼流暢。


簡單的方式就是回到我的日記上面去書寫。就不會有螢幕觀看上面的問題。

綜合看來我要處理的應該是1.的問題,就是去換螢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更換螢幕要花錢的這個點上有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這點的恐懼上而拖延我去解決螢幕的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同時去定義更換螢幕是沒有必要的事情。

當我看見我在這件事情上面的拖延,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只要做好預算的控管,我不需去擔心我這個月無法好好生活。

我承諾我自己,在做好預算控管之後,我排定一個時間大約下周,去更換我的筆電螢幕。而對於花錢上面的恐懼而去比較是沒有意義的,目的是解決問題,情緒是多餘的能量。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維諾——自我寬恕——戀愛關係 -by desteni

維諾——自我寬恕——戀愛關係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org/a/veno-self-forgiveness-relationship

由維諾通過跨維度門戶轉抄錄入

日期:20071012

譯者:吳畏(譯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gqs.html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和需求與我分離的他人來滿足我和使我變得完整。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接受我是不完整的和未得到滿足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與即是我的他人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在他人之中尋求愛,而將自己與他人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自己與“愛”這個字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戀愛關係”這個詞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和需求他人才能變得完整和滿足。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和需求與我分離開的他人才能被人愛和體驗到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考慮“跌入愛河”這個詞——只注意和考慮到了這個等式之中的“愛”這個字,而沒有注意和考慮到“跌”這個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夢想、願望、希望和渴望被一個合意的吸引人的男性或吸引人的美麗女性(我在頭腦中將其描繪為“我命中註定的那一位”)弄得神魂顛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通過渴望、想要和需要一個必須得有的戀愛關係而受社會制約、遵從社會。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為了吸引一個有希望的可能伴侶而影響和改變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雙膝發軟”和“緊張激動(胃部有如蝴蝶振翅般的感受)”是我的真實體驗,而沒有認識到它們只是心智顯現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竟然真的“買入了/接受並相信了”“愛真的存在”這荒謬的說法。

(譯注:buy into字面意思是“買入……”,引申為接受某種事物並受其影響)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愛與戀愛關係是這個世界中的陷阱,為的是使我保持被“我自己的世界”所佔據,而不是打開雙眼雙耳來看見和聽見這個世界上究竟真正在發生些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跌”入心智的愛與戀愛關係陷阱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愛與性定義在戀愛關係的範疇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被戀愛關係中壓倒性的感覺和情緒體驗蒙蔽了雙眼、阻塞了雙耳,將我自己與世界的其餘部分關閉掉和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利用戀愛關係作為一種手段來逃離這個世界,以不必面對這個我存在於其中並在其中體驗我自己的世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將會在與他人的戀愛關係中“找到”和“發現”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對與我分離開的他人感受到的情緒和感覺是我本真自己的真實體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渴望、想要和需要一個戀愛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只是接受和允許對與我分離開的他人感受到的情緒和感覺,相信這些情緒和感覺體驗是“正常的”“可以的”因為其他人也都在體驗這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喜歡被他人“愛”,而沒有接受我作為喜悅作為我作為自愛的表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愛自己,並由於這個原因而踏上了一個旅程,去別處尋找、搜尋和追求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要求、渴望、願望和需要一個戀愛關係實際上是我在要求一個與我自己的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在我的生命中考慮過我—— 一次都沒考慮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開始戀愛關係並繼續追尋戀愛關係——就因為世界上其他人在這樣做,因此顯然我也必須這樣做。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性、愛和戀愛關係成為了我的執著、壓迫和抑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抗拒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視作是理所當然的而忽視了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抱緊、摟抱、親吻和性交定義為親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的眼睛欺騙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欺騙我自己相信愛和戀愛關係真實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感覺和認為那些在戀愛關係中的人們是幸福和滿足的,而沒有真正瞭解或懂得:他們所投射的是給世界的謊言和他們的自我欺騙。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信任我的念頭、感覺和情緒,而不是信任在一體平等中並即是一體平等的生命即我本真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批判我自己,並由於這批判而需要和需求與我分離開的他人來愛我、感激我、愛慕我,因為我似乎無法為我自己做這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認為自我寬恕是荒謬可笑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認為自我寬恕太簡單和容易犯錯,因此無法在我內心中的體驗方面真正支持與幫助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批判和譴責我自己的言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甚至允許了我自己讓心智即念頭、感覺和情緒“招搖過市”,而將生命的呼吸即作為生命本身的我視作理所當然而忽視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只有在與他人的戀愛關係中我才能找到和發現愛、滿足、完整、舒適、喜悅、幸福和極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竟然相信:上帝創造了男人與女人為的是使他們體驗性愛表面上的喜悅和奇跡般的狂喜和愉悅,並生孩子和組建家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遵從這個世界的社會法則和規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竟然相信那些已經在戀愛關係中的人真的懂得戀愛關係的事情,並允許了我自己追隨那些如我一樣迷失在了心智中如同“因愛成病/得了相思病的小狗們”一樣的人們的榜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注意到“因愛成病/得了相思病的小狗們”這個短語中的“病”這個字而只注意到了“愛”這個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愛”、“戀愛關係”和“性”這些詞語控制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愛”、“戀愛關係”和“性”這些詞語有力量支配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以愛、戀愛關係和性的名義欺騙我自己、侮辱我自己以及對我自己撒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與自己親密——自我親密是我的關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的父母曾經真的是“幸福地結了婚”,因此我也想要與他人有那樣一個體驗:戀愛、結婚、家庭、車子、孩子、成功的事業和金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當我為與我分離開的他人“神魂顛倒”時,我已經被系統的欺騙、操縱和謊言弄得“神魂顛倒”了。



以上這些給你開個頭……




閱讀愉快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Day35-害怕父母- by desteni

原視頻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Mj_Nrv0M2UE
譯者:Desteni中文翻譯組     責任人:吳畏

害怕父母
20071018
嗨,我是害怕父母這個設計。父母如何通過愛的恐懼——事實上是通過愛即恐懼,毀掉他們孩子的生活的。

好的,我從哪裡開始呢?
我們來看一看——要理解有孩子們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孩子們在這個世界上誕生於“家庭場景或情形”中。我舉的例子是誕生在這個世界中的一個“家庭裝置”中的小孩子:這孩子的父母在他們之前有他們的父母,而那些父母在他們之前也有他們的父母——因此我們一代一代又一代地回到這裡來。

所有小孩子都做過一個有趣的聲明,而這個聲明過後在你的世界中顯現為你自己的一個經歷。這個聲明如下:“我永遠不會像我父母教育我這樣來教育我的孩子”——或者“我的孩子永遠不會像我與我父母在一起這樣長大”。然後,有了孩子——然後,只有過了很長時間後,一個場合或一個事件發生在你與你的孩子之間,而你認識到:“見鬼,我確確實實正在做我告訴過我自己永遠不會做的事情。我對我孩子做的事情恰恰正是我父母對我做過的事情。”

這就是所謂的“父輩的罪過”代代相傳。

即使你並不是有意以你被撫養的方式來撫養孩子——或是父母以他們被撫養的方式來撫養孩子——儘管並不是有意的,但是這仍然顯現為一個實際經歷。

因此,孩子們由於父母……父母們是心智系統,而所有心智系統都知道教給他們的東西,他們所學到的東西:對和錯,好和壞,正和負——心智的極性顯現物。看看這個世界上的父母們:他們很大程度上顯現為基於極性的心智等式的經歷,因此他們也會如此教育他們的孩子。

孩子們不理解的,孩子們沒有理解的,也沒有可能理解的是:父母朝他們表達的,尤其是表達的憤怒和恐懼——這是主要的——還有焦慮。

當父母朝孩子喊叫,或向孩子表達憤怒、恐懼或焦慮時,父母沒有理解的是:他們朝著他們自己的表達對孩子所做的,事實上存在於他們自己之中;這與孩子沒有任何關係。而孩子,當然,將其解釋為是他們,是他們的錯,是他們該受責備,是他們對這情形負有責任——但事實上從來都並非如此。是父母們沒有理解到孩子們在這裡是向你反映你自己。

並且這非常重要和緊迫地需要由父母們理解和認識到——你的孩子們在那裡是你作為生命的無條件表達。無論你對你的孩子們表達什麼,要理解你朝他們表達的事實上你是在朝你自己表達。孩子們是一面鏡子,是你的反映。

關於現在正誕生的孩子們,我們已經被安置在“有覺察的孩子”出生時,以使諸如此類影響不會以任何方式傷害到孩子的進程。

至於那些已經被他們父母過去的行動、他們父母過去的表達“傷害”或“影響”的存有們,我建議你回到發生過的每一個事件中——你會在你的心智的記憶中找到它們,幾乎就像是鉻在那裡似的,還在那裡,就像是你心智中的一個傷疤,很大程度上提醒著你的童年和你成長的歲月——你曾經經歷過並且現在仍在你的生活中影響你的世界。

從一個角度來看,把你自己再次放回到那些場景之中,但是將其帶到這裡來:把你自己放在這裡,然後把你的父母放在你面前,或者無論是誰朝你表達了特定的話語,或是朝你做了特定的事情。在那些事件之中要理解一件事情:這與你沒有任何關係——絕對沒有任何關係。他們僅僅是在表達著他們內心中實際上正在發生的事情。

可以做的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拿一面鏡子——就像是你拿了一面鏡子放在你面前,而你的父母或某個家庭成員站在你面前,他們在尖叫、喊叫或想要踢你或打你,或其它事——你就放一面鏡子在你面前。他們在踢打和吼叫的會是誰?實際上是他們自己。但這必須由你自己親自去理解。
然後,再把你的父母或家庭成員(他們對你說的特定的話或做的特定的事是任何身體或情緒方面虐待性質的)——把此人放在你之內作為你,然後做自我寬恕。如果存在任何反應、念頭、情緒、感情、記憶、批判、仇恨、憤怒——做自我寬恕。

把你自己從過去、從記憶之中解放出來。因為如果你看一看,那些都是過去發生的事件,而你卻仍然在接受和允許它們影響在這裡作為生命氣息的你自己。因此是要放下過去,認識/實現在這裡每一刻中的你自己。

非常感謝。

-------------------------------------------------------------------------------------------

版權: Desteni (www.desteni.co.za)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Day34-朋友關係中的互相不理解

比方說我有重要事找對方,對方卻無關緊要時,就會有這種生氣的情緒。

那是一種希望被理解同時卻也不能理解對方的感覺。對方也會無法理解你。

這樣的溝通存在於許多人與人身上。


日後可以開始對每個記憶做自我寬恕...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Day33-尊重

尊重這個詞有很多意涵,在字典上面寫用同理心對待別人,考慮他人感受然而我們經常被這個字給約束了,而去指責對方:「你不尊重我!」比方說你想找一個人說話,而對方這時候不想跟你說話,你就會說對方沒認真,沒注意聽,或是責怪對方:「我那麼重視你,你卻把我當空氣。」開始有種孤獨感/被討厭了,甚至越是想去期待能夠改變對方的期待感,說出「我一定能改變它」的這個想法,但自己只會深陷其中的循環,那就是說了話-沒得到預期的回應-失落/生氣-責怪對方/渴求對方改變-期待/失望...不知不覺心智都被這些情緒跟想法占據了。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說了話而沒有得到回覆時,我產生了失落/失望等情緒,我解讀為對方不尊重我。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給了"尊重"兩個字能量,當我感覺到被尊重那就是感覺到正面能量的體驗,使我有權威/在上位。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每當沒有得到預期回應時,我會加強期待或是增加失落感來讓自己沉浸在能量體驗,想像未來我可以得到更高回饋/報酬。

當我看見自己投注的想像不管是期待發生的/害怕發生的,都不是真正發生的,我必須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心智能夠隨時隨地的啟動能量支配身體,能夠立即停止為自己做最好的決定,那就是對身體好的事情。

我承諾我自己,對於尊重這兩個字包含了自我表達,要去表達自己讓對方知道,而再去調整,照顧自己/自我尊重為第一,而不是把尊重的責任放在別人身上去期待。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Day31-關於表達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表達之中帶有害怕,這害怕來自於害怕被否定的想像,過去曾被母親/師長否定及大力指責的害怕,使得我在日後人際表達中,在表達之前都有一股能量來自於肚臍,喉嚨。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表達之前會進行無數的想像,有期望被肯定/害怕被否定,我將每次的表達都視為重要的,尤其在異性/或在客戶面前,若有遇到我不清楚的問題,我有時會感到急躁/焦慮,認為自己是不足的,或是被質疑的。而這來自我對自己必須要完美得體的表達我自己。

這個害怕表達 來自於家庭的教育 從小我活在父母的爭吵之中 甚至無力解決與改變。活在一個不安的環境下,隱忍與恐懼,那時候媽媽教我不要管大人的事情,念書就對了。我埋在書的世界裡面,躲藏在安逸背後。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所採取的對應焦慮的行動往往是出於心智的比較,想在談論中勝出或是力求表現,而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使用身體的力量穩定。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Day29-對身體的批判-搓頭髮

這個行為從我國中開始我焦慮的時候,我就會開始用手去搓我的頭髮,是從手指拇指與食指去觸碰髮尾甚至帶點拉扯的動作,沒有真的扯下來,但是會有快感。

而我察覺我的能量會集中在我的頭頂與後腦勺,眼窩,眉心等地方,常會累積能量而感到緊繃,而一想到後腦勺的髮旋會被看見我又會感到害怕。尤其在我剪頭髮的時候我必須要面對我的髮旋被看見的恐懼。

這是來自於我看到我的父親童山濯濯,我莫名的感到害怕,我害怕因為這樣的外型改變而沒有人願意親近(但實際上這並不是絕對的關聯),我害怕自己也變成那樣,我也害怕遺傳。我得知我的頭髮變的細軟時,以及看到有所掉髮時,比照之前自己茂盛的頭髮,我真的開始害怕,我尋找對應的洗髮精希望能改善,或是去尋找原因。我每次看著鏡子時自己就會開始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看著鏡子時我對於自己頭髮變的細軟的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頭髮茂密就是好看的相對就是不好看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禿頭這個畫面及這個字詞有強烈的排斥感。這個排斥感來自己我對於父親或是母親對於父親的排斥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同時加深這個害怕而沒有去尋找有效的方法對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對於改善頭皮我找不到方法時的焦慮。例如正常的作息/情緒以及飲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於壓力/人際關係的壓力我感到無法釋放而我使用的搓頭髮的方式來緩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得知這個壓力來源來自於人群/來自於外在聲音使我感到不安/焦慮,所以我做這個方式來緩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搓頭髮時我產生了快感,沒有看見自己正在拉扯傷害頭皮。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對頭皮的不適產生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到人際關係的問題我以為只能使用搓頭髮的行為來釋放。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起這件事情時我感到疲勞。

我看見自己的焦慮,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這是個揭露自己的進程,需要耐心持續的書寫。

我承諾我自己透過書寫/呼吸釋放能量的練習,使自己回到身體。


Day46-想找事情做的慾望以及連結到自信心的定義

當我工作一個段落 或是正在執行一半的事情時,我會有突然想做別的事情的慾望,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做這個做那個或是開始搜尋一個關鍵字,像是看電視轉台那樣,而忽略當下做什麼事情或是這個時刻我是誰。 比方說剛剛我在看工作,我突然想到以前練鼓,就開始找二手的電子鼓拍賣,開始想著之後要不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