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Day8-搓頭髮

搓頭髮這行為真的是先從焦慮感開始,這行為跟著我有好久了,大約從青春期開始到現在。12年左右了。

當然有想過用極端的方式來改掉它,但不如去看看這個行為與我的關聯性。

我發覺我從小就會莫名的焦慮感,我常不自覺感到焦慮,當然對於外在環境的聲音/物體移動也會比較敏銳,而常常會想要遮掩自己。

那搓或抓頭髮這行為可以讓我減緩對於環境的焦慮/或是讓自己更處於自我對話之中,當我的手舉起來讓手指固定在一個點上來回觸碰,我的髮根會感覺到稍為被拉扯的快感,我的手指也會有摩擦的快感,那感覺讓我很放鬆/舒服,並渴望得到更多這種感覺。

而當我沉浸在這搓頭髮的行為一陣子,我突然驚醒到 "我還有事情還沒忙完,我花太多時間了的時候",我會產生焦慮並指責我自己這行為是不好/負面的,但又懷念那種感覺,所以我還是繼續搓頭髮,就這樣循環許久。

那這行為會影響到我生活嗎?我發覺還是有的,當然它所來自於我從小莫名的焦慮,是可以從小去追究的,但或許可以做點什麼來減少這行為或者做更有利的行為來取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搓頭髮的時候,我沉浸在快感之中無法自拔,它讓我短暫不需要去為自己生活負責。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搓頭髮時同時去連結很多幻想,這行為很舒服到可以在過程中去投入想像來讓自己放空或是做白日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一些公眾場合時我感到隨時可能被攻擊或被觸碰身體,認為我需要做點事情來撫平這情緒,搓頭髮讓我有安全感/舒適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當我手腳是沒有行動時,我會有種莫名的焦慮感。而我指責自己是過動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在從小時候我的腦袋就是經常停不下來的在做幻想。

當我看見我自己有個慾望是要透過搓頭髮來供應能量時,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這行為提醒我現實中有我需要處理的情緒,而不是透過這行為來逃避現實。

我承諾我自己可以應用自我控制/說出來讓自己停止/或是寫下來/或是做呼吸兩分鐘的練習,讓自己度過這個渴望,讓能量釋放出身體。


2017年10月30日 星期一

Day7-公園散步

由於在日記上面紀錄了最近的生活,發覺在晚上時間還是有可以利用的時間,於是就約了之前的同事一起散步。我發覺在散步過程真正的在與人互動,相較自己在房間與人通訊軟體上的互動而言,與人散步聊天才是貼近現實。

而確實有寫在日記上就會提醒自己去執行,可以繼續保持書寫習慣,以及履行自我承諾,寫出自由。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Day6-去廟裡拜拜

今天爬上了烘爐地,嘗試不帶手機出門,我喜歡這地方的原因是因為風很涼,視野很廣,可以俯瞰台北市。

而照慣例我都廟還是會跟著大家拿香拜拜,換錢母等儀式,而今天看人擲茭求籤,突然也想玩玩看。求了三個聖茭之後抽了籤,解籤發現內容是在描述諸事不順的意思,而雖然我知道我只是一時興起,但抽到的當下確實還是有負面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求籤那個當下我是允許自己順從大家的行為,也期待自己會求到上籤所以才去做。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我抽到不是上籤而是下籤時,我當下有失望/低落的情緒,不過後來就沒放在心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還是有希望神靈可以幫忙的信念,促使我去拜拜/期望去促成事業等。

當我看見我自己因為自己所允許做的事情而產生情緒時,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在現實中只有自己最能協助自己走進程,透過走出自己的心智預編程而活出自由,才是對自己/全體最好的事情。

我承諾我自己在現實中的事情,我需透過自身力量去行動/改變,才是真正的生活方式。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Day5-一個人回到宿舍的情緒

今天與前同事出去逛,我們去了行天宮/師大夜市,走了很長的路,沿途也一直說著彼此最近生活的事情,很好笑的是他幫我拍照的過程有蠻好玩的事情發生,我覺得這樣大笑真的很過癮。

而當我慢慢搭著捷運回到家時,我突然覺得空虛了/我回到宿舍要跟誰聊天呢?/我很喜好跟朋友聊天的感覺,那讓我覺得很有存在感/很有價值/一種被需要的感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與朋友互動時過程中的笑聲,讓我覺得很開心,會想要一直投入更多正面的感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互動過程有正面感覺,我解讀為是正確的事情,而如果沒有正面感覺,沒有歡笑或是對話,我會感到相對的負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一個人在家中時,沒有其他人可以聊天時我感到孤單/沒有情緒起伏讓我感到低落/甚至有害怕的情緒/害怕被世界遺棄/或是被朋友忽略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自己是需要有人聊天才會讓自己感到是榮耀的,我把榮耀視作是別人的責任。

當我看見我自己一個人回到宿舍的情緒/我渴望更多的情緒時,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孤獨/害怕/想找人聊天填補空虛/在心智中創造與人聊天的畫面等,都是在餵養心智能量,而不是做為物質身體/生命的行動。

我承諾我自己在當我一個人在房間獨自面對我的心智時,我盡可能透過四下呼吸讓自己回到現實,寫點目標/做點事情,去安排明天早上的行程也好,早上是個可以利用的時間。或是去整理房間。


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Day4-關於對金錢的情緒-3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當我看著我戶頭金額數字的減少,我連結到了對死亡的恐懼,我害怕我沒錢活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買一件商品時,對於各種金額內在做的評價,例如:"它真的值這個價錢嗎?" "有沒有比它便宜的? " "我怕我現在買了回去不會用到" "我怕我被商人欺騙",而在過程中沉浸在尋找更舒坦的價格/也就是更讓我舒坦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即使找到相對便宜的價格商品,我依然會懷疑它是否是耐用的/會不會用一下就壞了? "而沉浸在懷疑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原先買A但看到B有在做特價/優惠的紅色標誌,我頓時有興奮的情緒,有想要買的衝動,覺得要是現在不買我會錯失機會。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我小時候媽媽很嚴厲地說不能亂花錢,我小時候害怕被媽罵所以牢記在心,直到現在我依然會害怕因為多花了錢而被他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對於"省錢"這兩的字帶有正面的感覺,好像能夠"省錢"就能讓自己過得舒服。

當我看見我自己對於金錢使用上有正面/負面的情緒,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我可以為我自己身體基本生活所需,去規劃我的消費,而不是透過餵養心智系統去浪費金錢。

我承諾我自己在每月發薪之後,去做我每月的支出計畫,並在每一筆花費之前,去寫下為何做這筆花費以及當中是否含帶情緒/能量。


Day3-關於對金錢的情緒2

在收入僅僅能維持基本食衣住行之下,仍然會有想買額外東西的時候,


例如逛街時看到好看的衣服,還是會想要去買。
於是我走進店家裡看衣服單價,omg!都比我心中預期的還要高。
想起荷包的錢,如果我真的買,心很痛阿!

看著街上的人,心想他們錢真多真好,這世界彷彿都是他們在享受美感的、高價的事物。

事實上所有東西原本是沒有美醜的,是我們先去定義什麼是高價值的,而那些低價值的就會變成滯銷賣不出去。

物品透過廣告行銷透過菁英代言塑造成品牌,轉換高價位,讓人買到覺得有得到他的溢價效果,得到一個層次的享受,覺得使用他讓自己提昇了自信心,有面子。

這是關於我最近的消費經驗,後來我還是決定研究適合自己的穿搭,再開始消費。過去消費時也常是基於廣告、品牌、網路評論而下手,或者是害怕花錢,乾脆都不買新的衣服,直到衣服都破舊了。

出社會後因應不同的社交場合,還是需要得體的穿搭,而那個害怕/害怕買了不值得/害怕我不值得這衣服/事實上是可以寬恕的。可以透過日記來了解自己需要的/適合的。

業力不是一個懲罰系統 by伯納德•普爾曼




譯者:吳畏

業力不是一個懲罰系統  by伯納德•普爾曼

業力不是一個懲罰系統。業力是一個描述後果的詞。後果是每個父母都害怕發生到他們孩子身上的事情。在他們試圖防止後果發生到他們孩子身上時,他們使用懲罰來在孩子內心中儲存一種對後果的恐懼,而不是通過恰當的教育以一種合理的方式教導普通常識實用性,使得每個人都懂得:當平衡被擾亂時,顯然後果將會有個餘波。

神奇的是,最古老的宗教性的……或者最古老的教導,不是宗教性的,最古老的真正具有價值產生出一個更加美好世界的實用教導是道,道家學說。它是基於後果的。它的教導是如果一個人不堅持道——這個道是對全體最有益的道,也就是平等之道——那麼將會有什麼後果。

不幸的是這已經被濫用和誤導成了一個懲罰系統,這可以在所有主要宗教中看到,伊斯蘭教、基督教,所有這些事實上都不是後果系統,而是懲罰系統,在這個系統中人的心靈(human psyche)通過恐懼受到統治。是時候研究後果了。

我們人類目前的處境是後果現在是顯現的。經過非常長的時間後果已經被通過一個叫做靈魂(soul)的無限循環推遲了。靈魂已經不再存在了,現在剩下的一切就是後果。所以不要將現在發生在世界上的事情看作是懲罰,這是後果。

我們無法停止後果,因為後果不是懲罰——你可以免於懲罰,你可以付罰款,或者可能存在著仁慈,因為懲罰系統從來都不是真實的,它只是捏造出來的法則。而後果卻是你無法改變的物理法則。你不得不走過後果,而且這不是懲罰。如果你學習並確保你不再創造出這些後果,那麼顯然你變得開悟了,可以這樣說。

不幸的是,開悟從來就沒有得到理解。這也是為什麼通過門戶我們只發現一個人事實上開悟了,是老子。非常有趣,並且是他通過道家學說分享了他的認識。道,平等,愛鄰如己。研究它。通過以防止後果的方式行動,我們受懲罰的日子可以少些。平等金錢!平等生命!加入我們!是時候了我們為我們已經創造出的後果承擔起責任並學習如何防止更多的後果……迅速地,因為我們的孩子將為我們缺乏普通常識而付出代價。

版权: Desteni (www.desteni.co.za)

實用的常識-常識與邏輯

實用的常識-常識與邏輯


實用的常識-常識與邏輯(Common Sense vs. Logic

小記:在關連到自我誠實的常識的項目時,請連結到自我誠實如同生命的"終極"定義,而同時自己=生命=全體=平等

系統常識
我被那我所依附的定義
固定的意見,正當化是必要的
定義存在 因此我才可能存在

生命的常識
沒有依附-如同改變是唯一的恆常
沒有意見-只有自我表達成為如一等同的片刻
意見(opinion) 在洋蔥上面(up the onion) 還有另一層洋蔥皮
沒有定義(definition) 聾的初始(deaf inition) 除去點燃(de-ignition)
 
系統常識
改變是危險的-因為改變威脅我的定義、依附、意見,因此它威脅我。
改變存在如同進化-我改變,因此我變得更好

生命的常識
改變不是一個行動
改變是-如同唯一的確定性
我會主導我自己改變如同生命
或者我將允許我自己去改變然後進入另一個系統?

系統常識
選擇存在
我被選擇定義

生命的常識
沒有選擇-生命並非選擇去成為生命

系統常識
如果我只要讓我的框框足夠大,我便可以自由

生命的常識
自由只存在於自己如同生命-如同生命的我所是的
自由只存在於來自自己在如同自我誠實的起始點中

系統常識
恐懼那未知的-因此他投入並成為那已知的

生命是未知的(常識
自我誠實的常識勇於那未知的

系統存在於如同一體平等之中-然而它沒有覺察到一體平等-反而它存在於兩極化中(較高-較低等等),這是如同並且為了系統的常識

生命存在於如同一體平等之中並如同覺知一體平等。因此生命的一體平等是自我誠實的常識

系統常識
當那是關於責備和批評,便是他人優先
當那是關於利益/依附/成就,便是自己優先

自我誠實的常識 
自己優先
如同自己是全體如一等同於生命
在非自己如同全體如一等同之處,沒有任何事物存在

系統常識
覺察被看作和定義為與自己分離的成道或更高的目的,並且是被仰慕和被慾望的-沒有領悟到在分離中的覺察導致更多的分離
或者-分離變得更加被需要-因此一個人可以變成比他人更好/更加覺知/啟蒙/更有智慧-而沒有領悟分離發生在自己之中

自我誠實的常識
覺察在這裡如同自己
自我覺察如同自己的法則和自然的存有以及生命的這裡
覺察是自我覺察在如同自己的覺察之中作為全體如一等同於生命
在如同自我覺察的生命之中不允許在自己以及全體作為自己之內的分離

系統常識是條件的,被條件化的和條件化的

生命的常識不是任何上述情形-它是無條件的如同生命
自我誠實的常識在應用中是無條件的-從未是條件的,被條件化的和條件化的

系統常識可以被帶入和/或得到並且被用來正當化、辯解並維護系統

自我誠實的常識是無價的且無法被獲得,僅可自我領悟-並且是用來支持和榮譽生命作為全體如一等同於生命

自我誠實的常識服務於生命而非目的
系統常識是濫用生命的心智
生命的常識是在應用中的生命
自我誠實的常識是存有並支持生命作為全體如一等同的生命

系統常識將系統支持放在生命前面
自我誠實的常識並不需要陳述生命第一-因為不是生命的全體是不被接受和允許的

系統常識:等待是好的,等待是智慧
自我誠實的常識:等待是不可能的,因為生命是在這裡在如同片刻之中-因此我如同我所是的生命在這裡在如同片刻之中,因此等待是自我不誠實
- See more at: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02.html#sthash.QUCJBubK.dpuf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Day2-對金錢的情緒-1

接下來我在每天我的日記本上會持續的書寫,在DIP Lite裡也是。


而在blogger會不定期的發文(因為有時候筆電不在身邊)。
日期上的數字僅代表在blogger上面發表的篇數,事實上我自己每天都有在進行書寫。


今天要來講一個關於我生活裡的一件小事情,我發覺我不管在走路、騎車,或是其他時刻,只要我是在移動的狀態,我都會下意識的確認我的錢包是否還在我的身上,是否離開我的身邊,甚至我為此而焦慮,我擔心我的錢包不見了。

這連結到我過去遺失錢包的經驗,我因為遺失錢包而被家人指責了,我因為遺失錢包而遺失裡面的金錢,少則幾百元,多則一千元,我感到很捨不得。我因為遺失錢包同時也遺失了裡面的學生證等證件,造成我後來還需要重新辦證件,我感到厭煩。

金錢與我的情緒產生了連結,每當想到金錢時就會有情緒,例如我在路邊撿到十塊錢,我心智裡面會有"阿 賺到了"的聲音,甚至連結到"成為有錢人的畫面"。

而我發覺這個"有錢人的畫面"是來自我小時候看的電影裡面,都會有些角色是"象徵富有的",他們往往坐擁豪宅/權威/美女,那畫面使我感到興奮/嚮往。相對的也會有窮人的角色,例如某些電影裡的乞丐,他們衣著破爛,甚至遭人唾棄的畫面,讓我覺得很可憐/害怕,害怕我就是那個人的樣子。

而我遺失了錢包,就會讓我連結到沮喪/不安,連結到窮人的畫面,而產生情緒。同時也會連結到被父母指責的記憶。


在很久以前的社會已經根深很久的意識,那就是"要努力成為有錢的人,否則就會像路邊乞丐遭人唾棄,活活餓死",而這些握有充沛資源的人士為了保持自己的資源充沛,透過體制鞏固自己的權力,為自己築起一道城牆,建立王國,也是害怕成為窮人/害怕資源不足而死亡/害怕死亡。這個社會開始有了階級之分,甚至在中國古時候建立一些制度,例如科舉,以及當時的信念"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直到現今的社會,階級依舊是存在,例如士農工商,白領藍領,而引領大家去追求一個在現今社會"最有保障的一條路"。

今天透過一件事情"害怕遺失錢包",而帶到了關於金錢的記憶,關於體制的探討,
這個議題有很多可以探討的點,我會在日後持續的來書寫出來。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重新開始-Day 1

很多個時刻,我都會讓自己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在我人生當中的定義,包含我要開始一件新的事情,或者延續做曾經做過的事情。

今天的重新開始,是指延續過去我寫的網路日記。而最近也同時延續在DIP Lite上的日記進程。會接觸DIP課程,可追溯到大約在兩年前,我朋友介紹我Desteni這個團體,有機會我會慢慢分享我在這個團體的訊息所看見,所吸收到的知識。由於目前還沒有研究相當徹底,暫時不多作介紹。

而之所以"重新開始"的動機,是因為在出社會後的我,發覺自己與自己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多半消耗在職場上的人際溝通、文書處理等,同時也累積了很多情緒/能量。我在某個假日突然產生一個念頭"我要開始寫日記",我到書局買了日記本,開始寫日記,同時也在日記本上設定短期目標,例如每天要收集一個笑話/新聞,作為學習的功課。

而當我開始寫日記時,我想起了一年多前我在DIP上學習到的寬恕語句,我開始找回過去書寫的紀錄,發覺透過這樣的方式書寫方式,可以進一步幫助我釐清腦袋裡的思想/聲音/畫面/情緒等。我感到很興奮,我重新打開了DIP Lite的課程,也開始在上面寫日記。此外,我也找回了同為D夥伴的一位老師,也新增了幾位D群的好友,透過Line進行互動交流,這些都讓我感到人生有了新的進展。

同時我也期待在今日起之後的每一日,我都能依著我所承諾的話語,去實踐,以實際的行動,改變自己,消除不良的制約反應,培養良善的行為,這讓我感到充滿希望。重要的是,持之以恆,互相扶持,Keep going!

Day46-想找事情做的慾望以及連結到自信心的定義

當我工作一個段落 或是正在執行一半的事情時,我會有突然想做別的事情的慾望,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做這個做那個或是開始搜尋一個關鍵字,像是看電視轉台那樣,而忽略當下做什麼事情或是這個時刻我是誰。 比方說剛剛我在看工作,我突然想到以前練鼓,就開始找二手的電子鼓拍賣,開始想著之後要不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