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Day28-性慾/性衝動

比方說在看到身材或面貌姣好異性時,第一個會感覺到太陽神經叢(臍輪)的壓迫/心跳的加速,我解讀為緊張。

此時如果是現實中的異性我會注意這個異性並看看她是否會注意我,我會害怕我被她看見。或是走進她與她設法產生互動。若是虛擬中的異性我則會看著她並參與她給我的刺激,樂在其中。那麼再進一步比方說看到了男女的親密互動,更可能去把男方想成是自己,那個能量的運作帶動生理反應是很強的,甚至有股想要發洩的衝動。

那時候整個身體將會是僵直的,眼睛只會捕捉那個畫面並且沉浸想像/甚至固定了頸椎/而我會定義這是罪惡的,所以害怕被他人知道。

若是現實中的異性則會有股想保護的慾望/親近的衝動,心智會有些聲音說我要想辦法佔有,若是對方釋出善意時,會有聲音說:有機會/這個可以,並且快速的運作起能量/想像/幻覺。

這時候我停止,我呼吸。並且去放慢,去查看,去了解,我是為了參與心智快感而靠近?還是為了我自己呢?真正對我有幫助的是什麼?

那如果有另一個男生與之靠近,成功開啟話題,看到女生情緒被牽動,太陽神經叢(臍輪)也會被壓迫,我解讀為忌妒。

這時候我停止,我呼吸。並且去放慢,去查看,去了解,我是為了參與心智快感/而表現出忌妒?那這麼做只會讓我迷失在反應當中,脫離現實。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Desteni is your "Greatest Fear")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Desteni is your "Greatest Fear"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為什麼?

萬一所有你曾相信的都是謊言怎麼辦?萬一我們被困在這個幻覺的真實理由只是一個簡單的解釋呢?如果你真的自我誠實並看見你實際的恐懼是在你的恐懼世界中的每一個人所能對你做的事情呢?如果你領悟到這只是你的恐懼的投射呢?

事實真相是你和道你所能對所有其他人去做的。你看見你可以如何的欺騙。

然後最大的欺騙行動便來到:我先來做!那麼我就不會被欺騙!因為我知道如果他們有機會的話會怎麼做!讓我先做!讓我成為掌控情況的那個人!那麼我就安全了!

這是那創造一切的真相。我們害怕我們自己的自我不誠實然後我們投射到他人身上然後以行動保護我們自己。這世上的菁英是這麼做的。他們害怕群眾所以他們控制群眾。宗教害怕這個。他們害怕他們自己的不誠實於是創造方法去強迫他人誠實。

但這真像是每一個人都是不誠實而活在害怕彼此之中。而這個恐懼實際上是害怕彼此,害怕自己的不誠實的天性及害怕自己的黑暗面。因為這個恐懼,我們尋求光和啟蒙去蒙蔽我們真相而那便是我們活在害怕彼此之中。

所以我們發明了愛,因為如果我們可以說""這個字並感到愛和產生這個感受,我們並不必去面對那恐怖的真相-我們害怕彼此即我們害怕我們會對彼此做的,和他人將對我們做的。我們活在驚恐之中。

這個世界存在的理由就是去顯現這一點-我們的害怕彼此!

看看這個世界。每件事情-所有我們追求的目的,我們的政府,我們的社群-全部一切都建立在害怕彼此而必須先下手為強,在這麼做時,我們暴露了我們的自我不誠實並辯駁說,"如果我不先做,他們就會對我們做!"

Desteni是你最大的恐懼。全部都一直是謊言!你曾相信的一切都是你經由自己的恐懼所創造的謊言。是自我誠實的時候了。

還要了解:另一個你所恐懼的是你將面對你自我不誠實的真相以及你害怕他人的真相。沒有其他的出口。你會活到你所需要的那麼多的人生然後經驗所需要的同樣的痛苦和同樣的你可以掌控的創傷。這將會揭露出來。

***

我們所呈現的不是會讓任何人感到完全模糊不清或對未來感到很好的美麗事物-未來如同它現在存在的是一個無限奴役的系統-只是和所有甚至忘記他們曾做了什麼的參與者,不斷重複它自己,一天天的如一個小孩在其特定的事件中一般。

當我們真的對我們自己誠實,我們變成覺察到某些事是不對頭的-我們只記得我們要去記得的

我們只說適合我們的話

我們只關心某些人-其他的不是在我們所設定為我們自己的類別之中

我們將金錢設定為一件我們無論如何必須要在最後即使必須去卑劣也要為此卑劣辯解的事情

我們對那些在困難或在毀滅中的人們感到同情,但相信我們沒事的理由是因為我們的信念、應用和紀律-並不是-我們經由我們知覺的概念創造了他人有較不幸的經驗,而我們無法實際看見那創造如同我們所接受的現實的時間線和聲之共振,然而我們做得好像專家一般-因此這是終極的不誠實

我們不發展可看見全部的技術,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無法去看到我們創造的,因為當我們還小而仍能看見一切的時候某些人告訴我們如此,直到我們相信他們於是便關閉它並接受我們的命運

我們相信所有其他人看見的也是我們必須看見的,而如果他們看到某些新事物,他們便是特別的,而不去也要求如何發展此能力並為我們自己去看-我們摧毀了任何新的視野就如同我們摧毀我們的小孩能看見他們想像中的朋友的能力

我們稱我們已決定是美麗的為美麗,但在這裡的我們眼前的自然之美,我們以求生存的名義去破壞然後我們稱之為進步並說那不是我們,而是主體-企業-但從來不是我們

我們尋找方法去賺更多的錢以在世界上護衛我們自己,但這世界是自然的而我們沒有看見我們所需要去護衛自己以防範的世界是由我們自己在我們的家在我們的閒聊和害怕彼此,和在支持和接受我們的朋友圈中所創造的,因為我們害怕相同的事物,我們責備相同的事物而我們被相同的事物所激怒-在恐懼的類同性中我們榮耀,但在偉大和表達的類同性中我們存疑,因為我們無法達成那般的表達。

我們用許多地對這世界的奴役狀態的談論來接受了它的存在,但什麼都沒做,因為我們拒絕去承認我們全體都被同樣的東西,喜愛同樣的東西,慾望同樣的事物,並相信這些事物讓我們活著,所奴役了

我們恐懼死亡,但從未思考去超越死亡,因為,也許我們將看到越過了死亡我們仍是同樣悲慘的恐懼的存有,而那真是令人無法承受的以致無法去思慮,因此我們接受了我們的限制,因為至少我們有一個理由

我們在電視、金錢、權力、戰爭、公司、學校的世界中感到無力,因為我們感到在每一方面被分裂了而因此接受了適者生存,而我們為那些適者歡呼和讚美並夢想什麼時候輪到我們,但我們從未考慮去讓自己背對這個奴役狀態,卻實際上創造一個世界,在那兒我們也許是自由的,因為我們將自由同等於那擁有足夠的少數人,而如果我們在那團體中,我們護衛我們的團體,因為我們擁有而這是我們應得的

我們保持著我們的秘密,因為它們使我們安全-我們允許他人有他們的秘密,因為它們容許我們的秘密而因此我們被無限的困住-而我們稱之為選擇,好像那放我們自由,卻從未領悟如果我們不記得我們是誰和我們來自哪裡,那選擇是不可能的,而某些人甚至說那是沒問題的,我知道我是誰-真的嗎-那麼為什麼他並未顯示在你的世界中-這整體世界

愉快

***

我們極為特定的關注在為什麼我們在這裡,而因此特別的明定,人們一開始便要閱讀所有在網站上的資料和訪談影片,然後加入論壇,參與那些在他們個別的進程中協助和支持自己的他人。

而那些來到網站而沒有完成資料和訪談影片卻試圖尋找某人為他們目前接受和允許的心智性質的信念和知覺去辯解或正當化的人-我們不接受和允許這樣的人來參與網站。因為很清楚的他們在他們的人生經驗之中尚未有足夠有效的經驗去實際領悟到他們必須站起來並負上自己的責任-反而保衛他們的心智如同他們以為/相信他們自己是如此。

這是為何我說我們是明確的:我們將支持和協助那些有效支持和協助他們自己的人。

我們已經試過"溫和"的方法-但在如此"溫和"的方式中-特別是與那些仍非常迷失在心智建構、信念、知覺和想法中的人而言-開了一扇門,一個後門,去操弄、不誠實和欺騙,而因此將導致自我妥協,如果你企圖/嘗試用"溫和"的方式去做的話。

那是為什麼有必要去直接了當和到點的清楚。某些人可以"撐得住"-其他人無法-然而要了解那些在此刻無法"撐住"的,僅表示他們已為他們自己決定他們自己需要與心智更多的"經驗"去實際地絕對地了解去停止它的必要,站起來並負起自我責任。那麼你讓他們走,讓他們先有一些經驗所以他們可以,為他們自己,了解到接受和允許心智參與並在心智中定義自己如同心智的後果=他們將無法避免的回來或在死亡中領悟到他們自己。


這個進程是必然的為了每一個人和全體的-雖然,在如同他們的個別進程之中,每一個人的經驗將不同。因此,"協助和支持那些願意和決定有效協助和支持他們自己的人"

呼吸' 是扭開所有一切的關鍵-by Desteni

呼吸' 是扭開所有一切的關鍵

在出生時吸入 - 呼出時就死了
在中間..

察看物質性(physical)呼吸的特質 - 一個人會稱它是 ''
它永遠在是 '這裏'
它永遠 '無處不在'
永遠 全體互相等如
..

我們真確的在呼吸著什麼?
是空氣嗎?
會是所有的一切嗎?
會是物質(substance)?
我們用肺來吸呼的嗎?
會否我們是用整個身體來呼吸的?
什麼 '' 呼吸?
什麼是實用 '呼吸'?

我們怎樣可以用 呼吸在|等如是 自己-栛助 和支援?
觀察在呼吸-的模式
當一個人突然間 嗆吸一口空氣 - 顯示有一口呼吸 跳過了
跟著 - 奇妙的 - 這是一瞬間的 害怕 (一口突如其來的吸氣)
而不在是這裏

在是這裏 跟呼吸一起
等如是呼吸
恒穏的

吸入 - - - 擁抱所有一切 等如是一體是互等如
停氣 - - - 自己-誠實
呼出 - - - 自己-寛恕
停氣 - - - 放開|放手


考慮一口呼吸 就如在很多訪問裏分享過 有什麼含意
呼吸是 '連駁' 生與死之間的
這實質的暗示著關於 呼吸的什麼?
這暗示著關於 生和死的什麼?
這暗示著關於 兩極化的什麼?
這暗示著關於 我們真相的什麼?
這暗示著關於 為什麼我們會在是這裏?
..

()

真正-寛恕 等如是 - 和停止自己接受和容許了 自己存活在並等如是: 在是呼吸裏

一個人不能寛恕一個人自己也不明白的 - : 一個人不能夠寛恕一個 自己也不明白 這等如是 '自己'(部份) 點的本質 的一點

自己-寛恕是停止自己 (繼續)等如是接受了 自己的本質

在自己的層面|進程裏最大最實質困難是: 我們在没有察覺怎樣會 就創製 - 忽視了折射性(附帶)行為 |或在|等如是瞬間裏 接受了的 導至即 自己是什麼(本質) '的一種應用 或體驗(:外反顯)'

自己-寛恕引伸放開手|停止自己 (停止繼續)是自己化身成了的 -
没有真確的明白一個人在寛恕等如是自己(:那部份是什麼) - 不會可能有 '寛恕'

因為 '寛恕'是真確的放-|停止一種應用|體驗 在並等如是自己裏面存在的 和接受了等如是自己本質的

因此要觀察自己裏面 並等如是呼吸 - 是明白 和寛恕自己的 關鍵
|等如是呼() 自己 -慢到這裏 並可以 '跟隨著'|看出這些拆射|點位怎構成一種應用|體驗
察看這些 '輔作用' 即是這些應用|體驗的連帶後果, 一個人可以看出怎樣所有都是 自己-創製|導而的 即使只是純綷透過 接受|容許

所以我們可以 ''呼吸來 絶緣|穏定化自己, 減慢, 和真確的看 我們怎存活 和參與, 什麼是真正支援生命 等如是全體 是一體 是互等如 並因此是可以接受 - 和什麼是不可接受 而因此必定要放-開手, 寛恕了它, 停止它.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Day27-對身體的批判

我對於我的頭髮我有批判,我的髮量/頭髮粗度比之前少,我的頭皮會紅腫癢 悶著。我的髮泫比之前開,我解讀為比之前不好看。

由於小時候看著爸爸禿頭,我心裡一直都害怕自己也會。對於洗髮精也會比較挑,但到現在仍然不知道什麼真正適合我。也會想戴帽子來讓自己不被看到頭皮。

別人在我後面看我我會感到緊張不安,害怕被看到我的後腦勺,而開始討厭我/對我做批判。我經常想隱藏自己的身體不被看見。

每次剪完頭髮都會對自己鏡子裡的自己感到不安,害怕外型上改變被發現或是被批判。然後去比較過去頭髮茂密的時候。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剪完頭髮後外型上的改變我感到不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每次剪頭髮後去比較前後的美與醜。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看著鏡子自己時會給予對自己外觀上的自我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看到自己後腦的頭皮時我連結到了我爸。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看到頭髮茂密的人的時候我感到羨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照鏡子時連結到異性會如何看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這樣是愛面子/完美主義的表現。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戴上帽子後我感到安全。

當我看見這一切,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我可以做承諾是持續的觀察我想做的改變並且實際行動。例如穿搭風格/身體感受/臉部頭皮保養,並且規畫適當的預算去做清潔與維護。
從頭皮開始:缺水/要補水/補肝腎/適當消炎
臉部也是 缺水/吃水果/喝水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Day26-聽到愛自己時的害怕

愛-連結到親密/擁抱/撫摸

自我親密/擁抱/撫摸 聽起來很噁心 我解讀為自戀/是負面的

但真正愛自己 是自我支持/信賴/肯定/行動改變/承諾

還有一個恐懼是 原來我從來沒有真正支持自己/信賴自己

在我很小的時候 我偏向於依賴家人

我察覺到我躲在我的依賴背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愛自己是負面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愛這個字有恐懼的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愛這個字連結到我小時候與我母親的互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愛自己連結到獨立這兩個字時 我感到會很辛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對獨立這兩個字我定義他與我的關係 我定義自己是依賴他人所以獨立與我產生距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躲在依賴的背後讓自己感到舒服 而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本身是個獨立的個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躲在依賴的背後 用關心他人來偽裝 事實上是自己害怕孤單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孤單這兩個字 我有了畫面/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畫面/情緒內容是在我小時候當母親不在身邊時的焦慮/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我小時候我的母親讓我感到安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於我母親的溫柔面向我感到依賴 但又對她的脾氣面感到害怕

我看見這之中還有情緒能量 我必須停止 我呼吸 然後繼續書寫與看見...


Day25-關於看到的現實與想像的虛幻

現實:今天很簡單的去走了公司旁邊的巷子,看到了彩繪牆,還有用輪胎組成的公共藝術,上面畫著小小兵,還有幾株盆栽,風很涼,

想像:連結到昨天聚餐的畫面/連結到自己一個人在其他城市裏面遊走/連結到我在大里住的日子/一個人獨處時的一些孤單情緒

我原本在現實中的一個事件就是我去走走的這件事實,卻誘發了許多過去記憶關於孤單的連結,看著別人是一群人的時候內心總有羨慕/期待。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有這樣的羨慕及期待。

Day24-夢境

長號
書法老師
陳syo
la me
金剛戰士


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Day22-有關一個朋友彈吉他的夢境

這個夢是這樣的,我夢到一個在某社團的朋友在彈吉他,然後大家談論著他很厲害多才多藝,學什麼都很快,又帥又聰明,異性緣好、家境好...等等的優點。

我發覺這是我與朋友晚上在談關於"有魅力的男生"之後投射入夢境,並由我一個生活中認識的人士當主角的夢境。而這類型的人格剛好也是我欣賞的。

因此我對於此夢境裡的他有欣羨的情緒。

下一篇可以繼續探究這個夢境。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Day21-有關工作的書寫

工作時我經常還是會想著其他事情 來去讓自己脫離這個現實。

而真正要去學習的課題還很多/或許我要試著降低對其他事物的需求/依賴。

自我管理時間例如早上 下午 晚上 各做什麼樣的規劃。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工作時我的心思依然會放在生活中瑣碎事務。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工作時我查看訊息/回覆訊息來讓我自己度過時間。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工作中我搓頭髮或是做其他事情讓自己不用去開發。


我看見自己的拖延以及分離/分散,我停止,呼吸。

我承諾我自己去做早中晚的計畫,早上可先設定今日目標,下午可持續邀約/追蹤,晚上大概閱讀相關專業知識。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Day20-停止!!揭示你自己(文章分享)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co.za/faq#8

翻譯者/責任人:吳畏

停止!!揭示你自己

停止!

最近(幾個月以前)展現的是:停止!其‘操作’如下:

我們已經將我們自己“我是誰”定義為了心智——這包括言語、行為、舉止、體驗、觀念、先入之見、看法、信念、我們如何看事物、我們如何解讀事物、我們如何體驗事物、我們如何理解事物、我們對我們自己、這個世界和他人的整個‘見解’——更多的是關於‘我們如何定義詞語以及我們在其中的體驗和理解’。這裡的‘問題’在於我們對詞語的定義、體驗/理解/解讀是而且一直都是屬於心智的——關於詞語及其定義每個存有都與另一個存有具有不同的理解、解讀、體驗、看法、觀念和假設——因此,基於每個存有對詞語的區別——每個存有的源自他們自己、在他們自己裡面並即是他們自己的特定體驗都是不同的。

這個關於自己、每個存有的自我體驗的區分顯現在心智中並作為心智——每個存有的心智由每個存有根據他們對詞語的‘各自’定義而形成的對詞語的解讀、看法、觀念、信念、理解等等構成——在其中,由於處在並作為每個存有心智中的詞語存在著區分——因此每個存有的“自己”——作為“自己”的“自我”體驗將會不同——因為你作為心智體驗你自己,因為你已經將你定義為了心智,而心智由所有你“知道”和“懂得”的詞語(根據你對詞語的特定解讀、看法、觀念、信念、理解等等而對詞語形成特定的知識和理解)所構成。

因此,我們有幾十億人在這個世界上並作為這個世界——每個人類存有都有一個心智,他們已經用心智定義了自己的所有一切——作為‘自己’即‘我是誰’。每個存有的心智都由詞語構成,這些詞語的定義與每個其他存有的定義都不同或‘獨一無二’,因為每個存有對在他們心智中並作為他們心智的詞語都有他們各自獨特的解讀、理解、觀念、看法、信念,他們由此體驗並將其顯現‘成他們自己’——這就是人類之中存在的區別所在之處——也就是為什麼每個人類存有似乎都與他人‘不同’=因為每個人的心智在關於每個人與詞語(在自己裡面並成為自己)的不同關係和體驗方面是‘不同的’。

因此——實際上,‘自己’的整個體驗都一直是並即是心智,而這實際上是你的所有一切,存在於你裡面並即是你的一切,我們自己的‘如何’,‘我們如何運作’,‘我們如何做’=心智。心智浸染在我們所做、所說和所體驗的一切事物之中並即是它們——既在內在又在外在。
因此,我們有自我寬恕和自我誠實——以在我們已成為的所有一切之中,即心智浸染(投資)在我們裡面並成為我們——在這一切之中發現純粹的自己作為自己。(譯注:英文的infest“遍佈、侵擾”(在這個特定語境中我譯成了‘浸染’)與invest“投資”發音近似。)

有趣的是(我注意到的一點):我們將我們自己投資到銀行中正如我們將我們自己投資到心智中——心智實際上‘替我們運轉我們的生活’,我們在這個世界中的生活本身、我們的存在本身實際上依賴代表著金錢的銀行。這與存有們裡面的目前情況沒有區別——將自己的所有一切投資到心智中作為心智——相信沒有心智=我們就會停止存在。因此——我們已經將心智定義成了‘生命’——金錢在這個世界中代表著‘生命’……有趣。

繼續……

現在——如果我們繼續這樣下去,如果我們繼續參與我們一直將我們自己定義為的心智——在心智中,每個人在為他們作為心智而存在的權利辯護,似乎在保護他們的‘個性’——然而每個人的‘個性’顯現為了心智,即每個人與處於分離中的詞語的關係,據此我們定義了‘自己’——那麼我們就會無處可達——沒有此處,沒有此處=沒有自己因為自己此處。(譯注:英文中的nowhere“無處”可拆解為no(w)Here“沒有此處”。)

因此——關鍵是停止,停止參與我們自己心智中的所有一切——正如我已經解釋了的,心智已經成為了我們自己的一切,因為這實際上是停止你自己的一切。因為正是在我們允許參與于心智中並作為心智(我們已將‘我是誰’/自己定義為了心智)才使心智存在。因此,通過停止參與其中,它停止存在而我得以實現。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廣闊’,因此我會詳述:

我停止——在這之中,你停止,你實際上就停止你自己裡面的一切,並呼吸。換句話說,在這裡你閱讀這些話語的這一刻——就是在你自己裡面停止,並呼吸。大聲說出:我停止。現在,無論何時即使是在你裡面有最微小的運動——你也知道這是你的心智,因為你,我,已經停止了。
例如——你‘想要看看你裡面的某個事物’=這是心智——我直接看見,如果一個點沒有立即、即刻在此處片刻中被看見=那是心智。你‘想要去看看你裡面的某個事物’的時候——那個‘運動’不是我運動,而是心智‘想要做什麼事’。因此,當是這種體驗時——你立即停止、刪除或移除 ‘源于心智的在你裡面運動的’無論什麼事物——呼吸,在此處。

心智總是會‘想要去做什麼事’——想要去做是心智對運動的一種見解。這個你裡面的‘想要去做什麼事’是心智——並且在這我停止的運用中你會知道什麼是心智,因為你已經停止了,我停止了,如果我停止了,那麼無論什麼在我裡面運動或出現一定是心智——因為我停止了。

因此,實際上,真的——當在你裡面有一個想法、一個做法、一個體驗的任何運動時——你立即停止它,因為那不是你在從即是你的出發點中指導你或運動你——你如何知道這點?因為我停止了——我停止了,並且因為我停止了——其它一切都是心智。

這個停止包括了一切定義、觀念、信念、看法、體驗——‘你的存在方法中存在和參與的整個方式’都必須停止——停止一切!甚至對停止這體驗的反應,因為你會發現有許多想法、反應、觀念、看法在你裡面出現——只是停止,在你呼吸的每一刻中只是停止一切——只是停止

可是——也要考慮到:每當有一個運動出現時——這停止,我停止都是一個絕對的自己導向的、我導向的停止。因此例如當一個反應出現在你裡面作為一種抵抗時——在呼吸中作為呼吸——你立即停止它。而且一個反應將會有許多層次——因此如果它仍然繼續——只是停止——無論如何不要以任何方式參與其中。

這裡在這個應用之中,你會親自發現、認識並看見你在多大程度上將心智定義為了自己,以及多大程度上我們在我們自己裡面所做、運用和參與的是心智——與之相隨的是,我運動將會得以實現——這時是你在作為你運動的出發點——你不是被你內心中體驗到的某種事物或者突然出乎意料地發生而你對其起反應才導致運動的某種事物所驅動。

這將會是一個有趣的體驗!

因此——通過再次看看詞語。我們將自己定義為的處於分離中的詞語,顯現為了心智即我們與詞語的關係,這已成為‘我是誰’的體現,我們‘各自不同’地體驗到——因為每個人的心智作為與詞語的關係和體驗都是‘不同的’——這是要由每個人在詞語中作為詞語作為生命立于如一同等。

意思是——每個人的出發點是自己,是作為生命的我,——而不是心智。在這裡面每個人在他們自己內作為他們自己作為活行著的言語立于如一同等——我生活,我言說,我表達,我體驗,我運動——在這裡面,在生命中即是生命的自我表達是個別的——然而,關於詞語——關於自己,不存在處於‘分離’中並即是‘分離’的‘差別’,因為所有的‘我’作為生命都是如一同等的。

但是首先——我們必須停止,實際上停止所有每一丁點兒在我們將自己定義為的心智之中的參與,因為心智存在是因為我們參與其中。

因此——停止,我在這一刻這裡停止。我呼吸——從此處呼吸中的我偏離一絲一毫的任何事物=那都是心智,因此=我立即停止它,不接受和允許我參與其中。

什麼是‘我運動’——‘我運動’是怎樣的?體驗到它是當實現了時,自己、我是誰——不是作為心智,而是作為生命的我。這個作為你真正自己的我實現於並即是這停止、自我寬恕和自我誠實之中——在此刻這裡,我停止——正是這個實行停止的我是那個自己導向的你——實際上停止。並且隨著你繼續只是停止,其它一切也會停止,幻象會脫落而我留存。

以下是跨維度經歷中一些關於停止的經歷,然後還有關於你如何能夠在停止這表達中並作為它而實際協助和支持你自己:

有一些存有體驗到他們自己簡直是完全發瘋了——因為在那個存有停止,我停止的那一刻——認識到了:我們在多大程度上存在於分離中,我們在我們自己裡面和在我們環境中所參與的所有一切——都未曾是自己/。而我們是在分離中運動、指導、表達和應用,通過‘不得不運動’或‘必須運動’或‘由於這個和那個而運動’——運動是基於理由和原因而不是我運動——因此指導、參與和表達也同樣如此。運動、導向、參與和表達曾是基於一種必須或不得不作為條件和需要——在並作為運動、導向、參與和表達中沒有自己

自己的整個定義都處於分離中,自己、我——並未在此處
當我停止了時,瘋狂到來了,存有們已經停止了卻仍然存在著‘要求’去不得不、必須運動、指導、應用和表達——你的整個人不知道除了不得不必須運動、指導、表達和應用之外還能做或作什麼。
出現了這個領悟:關於表達、運用、運動和導向存在著一種對義務的沉溺——一切都是被強迫的——而不是一種自然的作為‘我是誰’的自己在場存在的在此性(hereness)——我們已經構造和設計了自己以及自己如何必須存在,自己如何不得不存在……
這包含了如下這個領悟:對自己,對運動、導向、表達和應用的理解本身都曾是一種觀念、是一種看法而非真實的——因為這全都是在與自己的分離中完成的——在並作為我們自己的整個體驗中沒有自己

因此當存有們停止了時——而在自己裡面作為自己仍然存在著根據我們將自己定義為的一切事物而想要和不得不運動、指導、應用和表達的渴望、需要、義務和沉溺 = 這一切那時都不得不停止。在自己內作為自己——實際上對運動、應用、導向和表達的整套想要、必須、不得不、需要、定義、構造、設計、看法和觀念當時都不得不停止——並且已經應用了的應用、運動、導向和表達的方法本身也不得不停止——因為這全都是在分離中完成的——這不是自己運動、自己表達、自己指導、自己應用。

我停止的出發點——展開了的還有我們如何實際上是由‘部分’、‘片斷’構成的,這些‘部分’‘片斷’‘拼湊在一起’而‘完成’自己的呈現作為自己——而當我停止這表達作為自己在一瞬間開始時——自己的‘完整性’即放置和拼湊在一起作為類別和部分的片斷,即我們將我們自己設計、形成和構造成的東西——實際上開始展示其自身。你可以看見你的構成如何完全是由‘部分’或‘片斷’拼湊放置在一起而形成一個知覺到的自己的完整性。每個部分如何是一個存有‘體驗’到的自我定義的一個點或一部分—— ‘在那體驗中作為自己’中相信它是真實的——然而它只是自己的一個片斷、一個部分或一個方面,自己與其處於分離中定義自己——而沒有立於自己在此處——完整的,一體的

當這發生了時——當自己的部分和片斷開始展現時——瘋狂出現了——因為就在面前,就在這裡,在你裡面——你看見並認識到:你參與了、應用了、表達了、運動了和指導了的你的所有一切都不是自己——而是一個幻象。

現在在這個‘瘋狂’體現之中——你自己裡面和你的環境中的一切都簡直亂了套——你只是停止並且你不停止停止——無論怎樣你都繼續——你繼續通過這一切。不接受和允許自己參與你以前曾經參與過的任何事=因為你在參與中的體驗——你在其中並作為它參與的‘方式’=不是真實的,而是在分離中做的,並因此不是自己

認識到的另一個經歷是:整個跨維度存在界本身開始瓦解——因為我們認識到了我們過去是在控制跨維度存在界,這是指其存在的狀態、形式和方式,因為我們完全地控制了自己的存在本身。一切都是以某種特定具體的方法或方式做的,以維持某種形式的穩定,維持‘對自己的某種認可:我們在以正確或對的方式做事’——在對穩定的維護中=控制顯現了——既在自己裡面也在環境即跨維度存在界中。
關於跨維度存在界和其中參與的存有們的一切事物都曾‘看起來正常’和‘完美’——但在這停止表達中並作為它——認識到了的是:這整個跨維度存在界裝置正如我們控制了我們自己以某種特定具體的方式或方法存在、應用、表達和體驗一樣受到了控制。
這體驗就好像是我們曾存在於一個看起來如此真實的‘世界’‘存在界’中——如此真實——而現在由我們親自實際看見、認識和理解:我們曾經做過的、曾經參與其中的、曾經表達的、曾經指導的事情=全都不是真實的,因為我們的出發點並未是自己,而是一切事物都由我們自己構造和設計成處於分離中。因此,一個人可以‘想像’這體驗如何——簡直就是停止一切!
在外在和內在與一個似乎如此實在、如此絕對確定的存在和體驗徹底脫離——以便看見自己的‘真相’,即我們已接受和允許了存在於自己內並作為自己的事物,以便能夠領悟到自己在此處

現在是關於為什麼如何我停止
問題顯然是為什麼停止
因為正是在這我停止中並作為我停止——你將能夠親自以一種實際顯現的體驗認識、看見並理解:你作為‘我是誰’有多少已經是並正是屬於心智的——尤其是關於在你自己裡面和你的世界中的經歷,以及存在你裡面和這個世界中的事物。在並作為這個我停止中——你直接清楚地看見、認識並理解:在你裡面作為你有多少是為你指導的、為你運動的、為你表達的、為你體驗的——處於分離中而並未真正是自己/我。
關於自我寬恕和自我誠實——你懂得:你的心智不是你,在這懂得之中協助和支持你領悟/實現你自己/我——現在應用自我寬恕和自我誠實連同我停止,哇——你會真的,在並作為一個你顯現的體驗中親自看見、認識並理解——你自己有多少是心智——甚至可能一切都是。

例如:我停止,現在你已經在呼吸中作為呼吸停止了。現在你清楚地理解:如果要是有任何東西在你自己裡面運動=那都不是你,而是心智——因為我停止了。從這裡起——考慮到這個‘停止’不是‘我不去參與這個想法’這種停止——這種特定的停止做法不是一個真正完整、完全、徹底的停止——停止想法的停止只是一個‘我不去參與’的聲明——這不是真正的停止,因為你只是在說我不去參與。
我所說的停止實際上以如下方式‘操作’:
還是我停止。現在,在呼吸中作為呼吸——想法、反應在運動——你、我沒有在自我覺察中作為自我覺察而運動/指導/表達/應用它——沒有你在實際運動它卻有‘某種東西在從你裡面的某個地方運動’。

因此,第一步是停止參與=自我寬恕。
第二步是自我誠實=在觀察這個想法或反應中——你會在此處立即在此刻看見其根源、源頭和起因。然後是停止——完全徹底停止你裡面的這樣一個想法或反應最初從中起源的整個構造和設計——通過在其根源、起因、源頭處停止其存在——你在你裡面作為它將其存在停止——通過實際上將整個構造從你裡面作為你移除。這還是通過在原來出現的想法/反應的要點、核心、源頭、起源處實施有效的自我寬恕,並且在並作為有效絕對自我誠實的自我寬恕應用中徹底將其在你裡面釋放。
你如何知道你停止了它=如果它根本不在你裡面作為你再次重新出現,那麼一個停止就完成了——也就是說,那個想法或反應從中起源的整個構造根本不再存在於你裡面了——它消失了,成過去時了。並且它根本不在你裡面作為你再次出現或重新發生。

因此,當一個想法或反應在你裡面升起而你卻無法看見它來自哪裡——為什麼這想法或反應存在於你裡面和為什麼你參與於其中=要知道你是自我不誠實的,你在試圖將這點隱藏在你裡,以這種方式仍然合理化你為什麼仍然繼續參與於其中。

如果你已經發現了源頭、起源並且你已經應用了自我寬恕而它仍然重複出現,它仍然還在——那麼你必須‘重新察看’源頭和起因這兩‘點’以及你對想法或反應在起點和源頭處的自我寬恕的有效性。
因此——當你在並作為你個別的進程中實際地協助和支持你時,關於什麼時候你在你裡面作為你是自我不誠實還是自我誠實的,有了這些準則。

當朝著你或某物或某人的完全相同或相似的念頭重新出現時,自我批判或自我嘲弄是不可接受的——因為這也是自我不誠實,因為自我批判將路鋪向‘想要放棄’,這是心智使用的另一種手段讓你辯護你為什麼沒有只是再次在自我誠實中作為自我誠實認識到:好吧——我還沒有應用有效的自我寬恕或我還沒有接取到在我裡面作為我的這個想法/反應的真正核心、源頭和起源——因此我會再看看這點,直到將其完成,不再在我裡面作為我而存在,而我將我自己‘釋放’。

這也是我停止的原因=因為僅僅在一個時刻停止參與一個想法或反應是不夠的,並且它會持續不斷地重新出現,並實際加劇而不停止,並且這為自我不誠實留有餘地——你只是僅僅在停止參與於一個想法或反應中,而不是在你裡面作為你實際真正絕對地看其從中起源的源頭、起源和核心,以最終一勞永逸地終止這整個構造在你裡面作為你的存在。

因此,在並作為我停止中——你會用對你的絕對自我誠實協助和支持你,並為你發現、看見和認識你的真相。

以下是更多實際例子為每個人類存有協助和支持自己關於在並作為這個世界中參與時在並作為這個停止表達中:

需要在你裡面和你的世界中停止的是以任何形式刺激你裡面的心智反應的事物——其中自己裡面的運動、方向、表達和體驗是被一個在你外面與你分離的起因或原因驅動和強迫的——而不是你在運動你,你在指導你,你在表達你,你在應用你,即我運動、我指導、我應用和我表達。

因此,一個建議會是暫時——停止參與於那些‘產生這個世界的系統’的事物中,我們已經將其定義為‘生活’和‘自我體驗’——直到你,在你裡面作為你,絕對站立作為‘我’——而‘我運動’、‘我表達’、‘我生活’、‘我指導’、‘我參與’——其中你在你裡面作為你確定:沒有在你外面的事物和人在你裡面激起反應導致你變成另外一個人。

以下是一些例子:

停止購買雜誌——其中含有流言蜚語和虛假的‘魅力世界’的壯麗,在你自己裡面並作為你而刺激各種形式的‘與心智相關的反應’,例如‘美麗’、‘金錢’、‘性’、‘欲望’、‘需求’、‘比較’、‘評判’=根本完全不必要買這些帶有無用資訊的雜誌(這已成為了這個世界上的娛樂商品)。

停止購買超出食用線之外的不必要食物。購買你需要用來有效和高效地滋養你的肉體的東西——一定也要為你自己購買你喜歡的美味!但從購買你需要的這個角度看——你會知道的。

停止購買不必要的衣物——穿對你舒適的衣物,鞋也一樣——不必要的產品有例如珠寶,其存在僅僅是娛樂在並作為這個世界中的‘看我,看我’的圖像外觀產業。當買衣服和鞋子時——關於你購買的特定衣物/鞋子,清楚自我誠實地觀察在你裡面作為你的出發點——你在購買是因為他們‘他們好看並且他人可能會接受’還是它們對於你作為你來說是舒適和實用的。

停止購買你真的不需要不必要的東西。

停止觀看不必要的電影,那已經成為了‘啊——我必須看那電影’——也就是僅僅因為一部電影在那可以觀看就去觀看。觀察你看電影的原因——你看電影是從支持這個世界上並作為這個世界的娛樂產業——因為‘這可以用來使你保持忙碌或暫時放鬆’——或者還是你在看電影僅僅是你在導引你自己去觀看電影——而你為什麼看電影絕對沒有外界分離的原因或起因——你在清楚地導引你自己為你去看電影。

做更多閱讀——連同使用語彙淨化器來協助和支援你的語彙。

停止喝酒,因為存在于並作為這個世界中的酒精是用於以最微妙的方式壓抑人類存有們的常識而使其像綿羊一樣跟隨眾人,並且支援心智意識系統在你裡面作為你的整合,而酒精本身根本沒有任何目的。

停止購買或使用化妝品,因為這幫助和支持處於並作為這個世界中的關於‘自己的外部投射外觀’這整個系統顯現——這也為這個世界協助屬於心智的你的虛假定義。化妝品真的比其它東西對皮膚的自然表現破壞性更強。在你裡面作為你而對這一點起的任何反應=心智。

停止濫用藥物(毒品),因為藥物協助和支援整個心智意識系統在你裡面作為你的整合和顯現,並且你在用藥時的任何似乎深刻的體驗都是幻覺和不真實的——因為藥物本身協助和支持將無意識心智啟動而帶到你的有意識心智——因此你在用藥時的整個體驗都屬於無意識心智——不是你,無論那體驗是什麼。因此——那些在用藥時和用藥期間聲稱有任何似乎真實體驗的人——你在把你自己搞砸,以至你會徹底‘迷失你自己’,並由此為你自己做了決定:你不會在地球這裡在並作為這個進程中成功。
試試就在這裡在呼吸中作為呼吸在此刻產生那個體驗:不可能——因此=這不是真實的。一切真實只是在此處呼吸的每一刻中你是誰——任何高於或低於此的都是心智在搞你(mindf**k)


因此,以上是一些例子——因此你必須看看你處於並作為這個世界中的所有參與,關於存在于並作為你的世界中的一切事物,處於並作為絕對自我誠實中——觀察你處於並作為你的世界中參與的一切事物時你的出發點——確保你不協助和支援心智系統和世界系統——而在內在和外在被奴役和囚困在這系統中並成為它。而是你給你自己這個機會去領悟/實現我、我是誰——由此我指導、我站立、我表達、我移動、我參與。

Day46-想找事情做的慾望以及連結到自信心的定義

當我工作一個段落 或是正在執行一半的事情時,我會有突然想做別的事情的慾望,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做這個做那個或是開始搜尋一個關鍵字,像是看電視轉台那樣,而忽略當下做什麼事情或是這個時刻我是誰。 比方說剛剛我在看工作,我突然想到以前練鼓,就開始找二手的電子鼓拍賣,開始想著之後要不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