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Day8-搓頭髮

搓頭髮這行為真的是先從焦慮感開始,這行為跟著我有好久了,大約從青春期開始到現在。12年左右了。

當然有想過用極端的方式來改掉它,但不如去看看這個行為與我的關聯性。

我發覺我從小就會莫名的焦慮感,我常不自覺感到焦慮,當然對於外在環境的聲音/物體移動也會比較敏銳,而常常會想要遮掩自己。

那搓或抓頭髮這行為可以讓我減緩對於環境的焦慮/或是讓自己更處於自我對話之中,當我的手舉起來讓手指固定在一個點上來回觸碰,我的髮根會感覺到稍為被拉扯的快感,我的手指也會有摩擦的快感,那感覺讓我很放鬆/舒服,並渴望得到更多這種感覺。

而當我沉浸在這搓頭髮的行為一陣子,我突然驚醒到 "我還有事情還沒忙完,我花太多時間了的時候",我會產生焦慮並指責我自己這行為是不好/負面的,但又懷念那種感覺,所以我還是繼續搓頭髮,就這樣循環許久。

那這行為會影響到我生活嗎?我發覺還是有的,當然它所來自於我從小莫名的焦慮,是可以從小去追究的,但或許可以做點什麼來減少這行為或者做更有利的行為來取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搓頭髮的時候,我沉浸在快感之中無法自拔,它讓我短暫不需要去為自己生活負責。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搓頭髮時同時去連結很多幻想,這行為很舒服到可以在過程中去投入想像來讓自己放空或是做白日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一些公眾場合時我感到隨時可能被攻擊或被觸碰身體,認為我需要做點事情來撫平這情緒,搓頭髮讓我有安全感/舒適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當我手腳是沒有行動時,我會有種莫名的焦慮感。而我指責自己是過動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已在從小時候我的腦袋就是經常停不下來的在做幻想。

當我看見我自己有個慾望是要透過搓頭髮來供應能量時,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這行為提醒我現實中有我需要處理的情緒,而不是透過這行為來逃避現實。

我承諾我自己可以應用自我控制/說出來讓自己停止/或是寫下來/或是做呼吸兩分鐘的練習,讓自己度過這個渴望,讓能量釋放出身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ay46-想找事情做的慾望以及連結到自信心的定義

當我工作一個段落 或是正在執行一半的事情時,我會有突然想做別的事情的慾望,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做這個做那個或是開始搜尋一個關鍵字,像是看電視轉台那樣,而忽略當下做什麼事情或是這個時刻我是誰。 比方說剛剛我在看工作,我突然想到以前練鼓,就開始找二手的電子鼓拍賣,開始想著之後要不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