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Day20-停止!!揭示你自己(文章分享)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co.za/faq#8

翻譯者/責任人:吳畏

停止!!揭示你自己

停止!

最近(幾個月以前)展現的是:停止!其‘操作’如下:

我們已經將我們自己“我是誰”定義為了心智——這包括言語、行為、舉止、體驗、觀念、先入之見、看法、信念、我們如何看事物、我們如何解讀事物、我們如何體驗事物、我們如何理解事物、我們對我們自己、這個世界和他人的整個‘見解’——更多的是關於‘我們如何定義詞語以及我們在其中的體驗和理解’。這裡的‘問題’在於我們對詞語的定義、體驗/理解/解讀是而且一直都是屬於心智的——關於詞語及其定義每個存有都與另一個存有具有不同的理解、解讀、體驗、看法、觀念和假設——因此,基於每個存有對詞語的區別——每個存有的源自他們自己、在他們自己裡面並即是他們自己的特定體驗都是不同的。

這個關於自己、每個存有的自我體驗的區分顯現在心智中並作為心智——每個存有的心智由每個存有根據他們對詞語的‘各自’定義而形成的對詞語的解讀、看法、觀念、信念、理解等等構成——在其中,由於處在並作為每個存有心智中的詞語存在著區分——因此每個存有的“自己”——作為“自己”的“自我”體驗將會不同——因為你作為心智體驗你自己,因為你已經將你定義為了心智,而心智由所有你“知道”和“懂得”的詞語(根據你對詞語的特定解讀、看法、觀念、信念、理解等等而對詞語形成特定的知識和理解)所構成。

因此,我們有幾十億人在這個世界上並作為這個世界——每個人類存有都有一個心智,他們已經用心智定義了自己的所有一切——作為‘自己’即‘我是誰’。每個存有的心智都由詞語構成,這些詞語的定義與每個其他存有的定義都不同或‘獨一無二’,因為每個存有對在他們心智中並作為他們心智的詞語都有他們各自獨特的解讀、理解、觀念、看法、信念,他們由此體驗並將其顯現‘成他們自己’——這就是人類之中存在的區別所在之處——也就是為什麼每個人類存有似乎都與他人‘不同’=因為每個人的心智在關於每個人與詞語(在自己裡面並成為自己)的不同關係和體驗方面是‘不同的’。

因此——實際上,‘自己’的整個體驗都一直是並即是心智,而這實際上是你的所有一切,存在於你裡面並即是你的一切,我們自己的‘如何’,‘我們如何運作’,‘我們如何做’=心智。心智浸染在我們所做、所說和所體驗的一切事物之中並即是它們——既在內在又在外在。
因此,我們有自我寬恕和自我誠實——以在我們已成為的所有一切之中,即心智浸染(投資)在我們裡面並成為我們——在這一切之中發現純粹的自己作為自己。(譯注:英文的infest“遍佈、侵擾”(在這個特定語境中我譯成了‘浸染’)與invest“投資”發音近似。)

有趣的是(我注意到的一點):我們將我們自己投資到銀行中正如我們將我們自己投資到心智中——心智實際上‘替我們運轉我們的生活’,我們在這個世界中的生活本身、我們的存在本身實際上依賴代表著金錢的銀行。這與存有們裡面的目前情況沒有區別——將自己的所有一切投資到心智中作為心智——相信沒有心智=我們就會停止存在。因此——我們已經將心智定義成了‘生命’——金錢在這個世界中代表著‘生命’……有趣。

繼續……

現在——如果我們繼續這樣下去,如果我們繼續參與我們一直將我們自己定義為的心智——在心智中,每個人在為他們作為心智而存在的權利辯護,似乎在保護他們的‘個性’——然而每個人的‘個性’顯現為了心智,即每個人與處於分離中的詞語的關係,據此我們定義了‘自己’——那麼我們就會無處可達——沒有此處,沒有此處=沒有自己因為自己此處。(譯注:英文中的nowhere“無處”可拆解為no(w)Here“沒有此處”。)

因此——關鍵是停止,停止參與我們自己心智中的所有一切——正如我已經解釋了的,心智已經成為了我們自己的一切,因為這實際上是停止你自己的一切。因為正是在我們允許參與于心智中並作為心智(我們已將‘我是誰’/自己定義為了心智)才使心智存在。因此,通過停止參與其中,它停止存在而我得以實現。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廣闊’,因此我會詳述:

我停止——在這之中,你停止,你實際上就停止你自己裡面的一切,並呼吸。換句話說,在這裡你閱讀這些話語的這一刻——就是在你自己裡面停止,並呼吸。大聲說出:我停止。現在,無論何時即使是在你裡面有最微小的運動——你也知道這是你的心智,因為你,我,已經停止了。
例如——你‘想要看看你裡面的某個事物’=這是心智——我直接看見,如果一個點沒有立即、即刻在此處片刻中被看見=那是心智。你‘想要去看看你裡面的某個事物’的時候——那個‘運動’不是我運動,而是心智‘想要做什麼事’。因此,當是這種體驗時——你立即停止、刪除或移除 ‘源于心智的在你裡面運動的’無論什麼事物——呼吸,在此處。

心智總是會‘想要去做什麼事’——想要去做是心智對運動的一種見解。這個你裡面的‘想要去做什麼事’是心智——並且在這我停止的運用中你會知道什麼是心智,因為你已經停止了,我停止了,如果我停止了,那麼無論什麼在我裡面運動或出現一定是心智——因為我停止了。

因此,實際上,真的——當在你裡面有一個想法、一個做法、一個體驗的任何運動時——你立即停止它,因為那不是你在從即是你的出發點中指導你或運動你——你如何知道這點?因為我停止了——我停止了,並且因為我停止了——其它一切都是心智。

這個停止包括了一切定義、觀念、信念、看法、體驗——‘你的存在方法中存在和參與的整個方式’都必須停止——停止一切!甚至對停止這體驗的反應,因為你會發現有許多想法、反應、觀念、看法在你裡面出現——只是停止,在你呼吸的每一刻中只是停止一切——只是停止

可是——也要考慮到:每當有一個運動出現時——這停止,我停止都是一個絕對的自己導向的、我導向的停止。因此例如當一個反應出現在你裡面作為一種抵抗時——在呼吸中作為呼吸——你立即停止它。而且一個反應將會有許多層次——因此如果它仍然繼續——只是停止——無論如何不要以任何方式參與其中。

這裡在這個應用之中,你會親自發現、認識並看見你在多大程度上將心智定義為了自己,以及多大程度上我們在我們自己裡面所做、運用和參與的是心智——與之相隨的是,我運動將會得以實現——這時是你在作為你運動的出發點——你不是被你內心中體驗到的某種事物或者突然出乎意料地發生而你對其起反應才導致運動的某種事物所驅動。

這將會是一個有趣的體驗!

因此——通過再次看看詞語。我們將自己定義為的處於分離中的詞語,顯現為了心智即我們與詞語的關係,這已成為‘我是誰’的體現,我們‘各自不同’地體驗到——因為每個人的心智作為與詞語的關係和體驗都是‘不同的’——這是要由每個人在詞語中作為詞語作為生命立于如一同等。

意思是——每個人的出發點是自己,是作為生命的我,——而不是心智。在這裡面每個人在他們自己內作為他們自己作為活行著的言語立于如一同等——我生活,我言說,我表達,我體驗,我運動——在這裡面,在生命中即是生命的自我表達是個別的——然而,關於詞語——關於自己,不存在處於‘分離’中並即是‘分離’的‘差別’,因為所有的‘我’作為生命都是如一同等的。

但是首先——我們必須停止,實際上停止所有每一丁點兒在我們將自己定義為的心智之中的參與,因為心智存在是因為我們參與其中。

因此——停止,我在這一刻這裡停止。我呼吸——從此處呼吸中的我偏離一絲一毫的任何事物=那都是心智,因此=我立即停止它,不接受和允許我參與其中。

什麼是‘我運動’——‘我運動’是怎樣的?體驗到它是當實現了時,自己、我是誰——不是作為心智,而是作為生命的我。這個作為你真正自己的我實現於並即是這停止、自我寬恕和自我誠實之中——在此刻這裡,我停止——正是這個實行停止的我是那個自己導向的你——實際上停止。並且隨著你繼續只是停止,其它一切也會停止,幻象會脫落而我留存。

以下是跨維度經歷中一些關於停止的經歷,然後還有關於你如何能夠在停止這表達中並作為它而實際協助和支持你自己:

有一些存有體驗到他們自己簡直是完全發瘋了——因為在那個存有停止,我停止的那一刻——認識到了:我們在多大程度上存在於分離中,我們在我們自己裡面和在我們環境中所參與的所有一切——都未曾是自己/。而我們是在分離中運動、指導、表達和應用,通過‘不得不運動’或‘必須運動’或‘由於這個和那個而運動’——運動是基於理由和原因而不是我運動——因此指導、參與和表達也同樣如此。運動、導向、參與和表達曾是基於一種必須或不得不作為條件和需要——在並作為運動、導向、參與和表達中沒有自己

自己的整個定義都處於分離中,自己、我——並未在此處
當我停止了時,瘋狂到來了,存有們已經停止了卻仍然存在著‘要求’去不得不、必須運動、指導、應用和表達——你的整個人不知道除了不得不必須運動、指導、表達和應用之外還能做或作什麼。
出現了這個領悟:關於表達、運用、運動和導向存在著一種對義務的沉溺——一切都是被強迫的——而不是一種自然的作為‘我是誰’的自己在場存在的在此性(hereness)——我們已經構造和設計了自己以及自己如何必須存在,自己如何不得不存在……
這包含了如下這個領悟:對自己,對運動、導向、表達和應用的理解本身都曾是一種觀念、是一種看法而非真實的——因為這全都是在與自己的分離中完成的——在並作為我們自己的整個體驗中沒有自己

因此當存有們停止了時——而在自己裡面作為自己仍然存在著根據我們將自己定義為的一切事物而想要和不得不運動、指導、應用和表達的渴望、需要、義務和沉溺 = 這一切那時都不得不停止。在自己內作為自己——實際上對運動、應用、導向和表達的整套想要、必須、不得不、需要、定義、構造、設計、看法和觀念當時都不得不停止——並且已經應用了的應用、運動、導向和表達的方法本身也不得不停止——因為這全都是在分離中完成的——這不是自己運動、自己表達、自己指導、自己應用。

我停止的出發點——展開了的還有我們如何實際上是由‘部分’、‘片斷’構成的,這些‘部分’‘片斷’‘拼湊在一起’而‘完成’自己的呈現作為自己——而當我停止這表達作為自己在一瞬間開始時——自己的‘完整性’即放置和拼湊在一起作為類別和部分的片斷,即我們將我們自己設計、形成和構造成的東西——實際上開始展示其自身。你可以看見你的構成如何完全是由‘部分’或‘片斷’拼湊放置在一起而形成一個知覺到的自己的完整性。每個部分如何是一個存有‘體驗’到的自我定義的一個點或一部分—— ‘在那體驗中作為自己’中相信它是真實的——然而它只是自己的一個片斷、一個部分或一個方面,自己與其處於分離中定義自己——而沒有立於自己在此處——完整的,一體的

當這發生了時——當自己的部分和片斷開始展現時——瘋狂出現了——因為就在面前,就在這裡,在你裡面——你看見並認識到:你參與了、應用了、表達了、運動了和指導了的你的所有一切都不是自己——而是一個幻象。

現在在這個‘瘋狂’體現之中——你自己裡面和你的環境中的一切都簡直亂了套——你只是停止並且你不停止停止——無論怎樣你都繼續——你繼續通過這一切。不接受和允許自己參與你以前曾經參與過的任何事=因為你在參與中的體驗——你在其中並作為它參與的‘方式’=不是真實的,而是在分離中做的,並因此不是自己

認識到的另一個經歷是:整個跨維度存在界本身開始瓦解——因為我們認識到了我們過去是在控制跨維度存在界,這是指其存在的狀態、形式和方式,因為我們完全地控制了自己的存在本身。一切都是以某種特定具體的方法或方式做的,以維持某種形式的穩定,維持‘對自己的某種認可:我們在以正確或對的方式做事’——在對穩定的維護中=控制顯現了——既在自己裡面也在環境即跨維度存在界中。
關於跨維度存在界和其中參與的存有們的一切事物都曾‘看起來正常’和‘完美’——但在這停止表達中並作為它——認識到了的是:這整個跨維度存在界裝置正如我們控制了我們自己以某種特定具體的方式或方法存在、應用、表達和體驗一樣受到了控制。
這體驗就好像是我們曾存在於一個看起來如此真實的‘世界’‘存在界’中——如此真實——而現在由我們親自實際看見、認識和理解:我們曾經做過的、曾經參與其中的、曾經表達的、曾經指導的事情=全都不是真實的,因為我們的出發點並未是自己,而是一切事物都由我們自己構造和設計成處於分離中。因此,一個人可以‘想像’這體驗如何——簡直就是停止一切!
在外在和內在與一個似乎如此實在、如此絕對確定的存在和體驗徹底脫離——以便看見自己的‘真相’,即我們已接受和允許了存在於自己內並作為自己的事物,以便能夠領悟到自己在此處

現在是關於為什麼如何我停止
問題顯然是為什麼停止
因為正是在這我停止中並作為我停止——你將能夠親自以一種實際顯現的體驗認識、看見並理解:你作為‘我是誰’有多少已經是並正是屬於心智的——尤其是關於在你自己裡面和你的世界中的經歷,以及存在你裡面和這個世界中的事物。在並作為這個我停止中——你直接清楚地看見、認識並理解:在你裡面作為你有多少是為你指導的、為你運動的、為你表達的、為你體驗的——處於分離中而並未真正是自己/我。
關於自我寬恕和自我誠實——你懂得:你的心智不是你,在這懂得之中協助和支持你領悟/實現你自己/我——現在應用自我寬恕和自我誠實連同我停止,哇——你會真的,在並作為一個你顯現的體驗中親自看見、認識並理解——你自己有多少是心智——甚至可能一切都是。

例如:我停止,現在你已經在呼吸中作為呼吸停止了。現在你清楚地理解:如果要是有任何東西在你自己裡面運動=那都不是你,而是心智——因為我停止了。從這裡起——考慮到這個‘停止’不是‘我不去參與這個想法’這種停止——這種特定的停止做法不是一個真正完整、完全、徹底的停止——停止想法的停止只是一個‘我不去參與’的聲明——這不是真正的停止,因為你只是在說我不去參與。
我所說的停止實際上以如下方式‘操作’:
還是我停止。現在,在呼吸中作為呼吸——想法、反應在運動——你、我沒有在自我覺察中作為自我覺察而運動/指導/表達/應用它——沒有你在實際運動它卻有‘某種東西在從你裡面的某個地方運動’。

因此,第一步是停止參與=自我寬恕。
第二步是自我誠實=在觀察這個想法或反應中——你會在此處立即在此刻看見其根源、源頭和起因。然後是停止——完全徹底停止你裡面的這樣一個想法或反應最初從中起源的整個構造和設計——通過在其根源、起因、源頭處停止其存在——你在你裡面作為它將其存在停止——通過實際上將整個構造從你裡面作為你移除。這還是通過在原來出現的想法/反應的要點、核心、源頭、起源處實施有效的自我寬恕,並且在並作為有效絕對自我誠實的自我寬恕應用中徹底將其在你裡面釋放。
你如何知道你停止了它=如果它根本不在你裡面作為你再次重新出現,那麼一個停止就完成了——也就是說,那個想法或反應從中起源的整個構造根本不再存在於你裡面了——它消失了,成過去時了。並且它根本不在你裡面作為你再次出現或重新發生。

因此,當一個想法或反應在你裡面升起而你卻無法看見它來自哪裡——為什麼這想法或反應存在於你裡面和為什麼你參與於其中=要知道你是自我不誠實的,你在試圖將這點隱藏在你裡,以這種方式仍然合理化你為什麼仍然繼續參與於其中。

如果你已經發現了源頭、起源並且你已經應用了自我寬恕而它仍然重複出現,它仍然還在——那麼你必須‘重新察看’源頭和起因這兩‘點’以及你對想法或反應在起點和源頭處的自我寬恕的有效性。
因此——當你在並作為你個別的進程中實際地協助和支持你時,關於什麼時候你在你裡面作為你是自我不誠實還是自我誠實的,有了這些準則。

當朝著你或某物或某人的完全相同或相似的念頭重新出現時,自我批判或自我嘲弄是不可接受的——因為這也是自我不誠實,因為自我批判將路鋪向‘想要放棄’,這是心智使用的另一種手段讓你辯護你為什麼沒有只是再次在自我誠實中作為自我誠實認識到:好吧——我還沒有應用有效的自我寬恕或我還沒有接取到在我裡面作為我的這個想法/反應的真正核心、源頭和起源——因此我會再看看這點,直到將其完成,不再在我裡面作為我而存在,而我將我自己‘釋放’。

這也是我停止的原因=因為僅僅在一個時刻停止參與一個想法或反應是不夠的,並且它會持續不斷地重新出現,並實際加劇而不停止,並且這為自我不誠實留有餘地——你只是僅僅在停止參與於一個想法或反應中,而不是在你裡面作為你實際真正絕對地看其從中起源的源頭、起源和核心,以最終一勞永逸地終止這整個構造在你裡面作為你的存在。

因此,在並作為我停止中——你會用對你的絕對自我誠實協助和支持你,並為你發現、看見和認識你的真相。

以下是更多實際例子為每個人類存有協助和支持自己關於在並作為這個世界中參與時在並作為這個停止表達中:

需要在你裡面和你的世界中停止的是以任何形式刺激你裡面的心智反應的事物——其中自己裡面的運動、方向、表達和體驗是被一個在你外面與你分離的起因或原因驅動和強迫的——而不是你在運動你,你在指導你,你在表達你,你在應用你,即我運動、我指導、我應用和我表達。

因此,一個建議會是暫時——停止參與於那些‘產生這個世界的系統’的事物中,我們已經將其定義為‘生活’和‘自我體驗’——直到你,在你裡面作為你,絕對站立作為‘我’——而‘我運動’、‘我表達’、‘我生活’、‘我指導’、‘我參與’——其中你在你裡面作為你確定:沒有在你外面的事物和人在你裡面激起反應導致你變成另外一個人。

以下是一些例子:

停止購買雜誌——其中含有流言蜚語和虛假的‘魅力世界’的壯麗,在你自己裡面並作為你而刺激各種形式的‘與心智相關的反應’,例如‘美麗’、‘金錢’、‘性’、‘欲望’、‘需求’、‘比較’、‘評判’=根本完全不必要買這些帶有無用資訊的雜誌(這已成為了這個世界上的娛樂商品)。

停止購買超出食用線之外的不必要食物。購買你需要用來有效和高效地滋養你的肉體的東西——一定也要為你自己購買你喜歡的美味!但從購買你需要的這個角度看——你會知道的。

停止購買不必要的衣物——穿對你舒適的衣物,鞋也一樣——不必要的產品有例如珠寶,其存在僅僅是娛樂在並作為這個世界中的‘看我,看我’的圖像外觀產業。當買衣服和鞋子時——關於你購買的特定衣物/鞋子,清楚自我誠實地觀察在你裡面作為你的出發點——你在購買是因為他們‘他們好看並且他人可能會接受’還是它們對於你作為你來說是舒適和實用的。

停止購買你真的不需要不必要的東西。

停止觀看不必要的電影,那已經成為了‘啊——我必須看那電影’——也就是僅僅因為一部電影在那可以觀看就去觀看。觀察你看電影的原因——你看電影是從支持這個世界上並作為這個世界的娛樂產業——因為‘這可以用來使你保持忙碌或暫時放鬆’——或者還是你在看電影僅僅是你在導引你自己去觀看電影——而你為什麼看電影絕對沒有外界分離的原因或起因——你在清楚地導引你自己為你去看電影。

做更多閱讀——連同使用語彙淨化器來協助和支援你的語彙。

停止喝酒,因為存在于並作為這個世界中的酒精是用於以最微妙的方式壓抑人類存有們的常識而使其像綿羊一樣跟隨眾人,並且支援心智意識系統在你裡面作為你的整合,而酒精本身根本沒有任何目的。

停止購買或使用化妝品,因為這幫助和支持處於並作為這個世界中的關於‘自己的外部投射外觀’這整個系統顯現——這也為這個世界協助屬於心智的你的虛假定義。化妝品真的比其它東西對皮膚的自然表現破壞性更強。在你裡面作為你而對這一點起的任何反應=心智。

停止濫用藥物(毒品),因為藥物協助和支援整個心智意識系統在你裡面作為你的整合和顯現,並且你在用藥時的任何似乎深刻的體驗都是幻覺和不真實的——因為藥物本身協助和支持將無意識心智啟動而帶到你的有意識心智——因此你在用藥時的整個體驗都屬於無意識心智——不是你,無論那體驗是什麼。因此——那些在用藥時和用藥期間聲稱有任何似乎真實體驗的人——你在把你自己搞砸,以至你會徹底‘迷失你自己’,並由此為你自己做了決定:你不會在地球這裡在並作為這個進程中成功。
試試就在這裡在呼吸中作為呼吸在此刻產生那個體驗:不可能——因此=這不是真實的。一切真實只是在此處呼吸的每一刻中你是誰——任何高於或低於此的都是心智在搞你(mindf**k)


因此,以上是一些例子——因此你必須看看你處於並作為這個世界中的所有參與,關於存在于並作為你的世界中的一切事物,處於並作為絕對自我誠實中——觀察你處於並作為你的世界中參與的一切事物時你的出發點——確保你不協助和支援心智系統和世界系統——而在內在和外在被奴役和囚困在這系統中並成為它。而是你給你自己這個機會去領悟/實現我、我是誰——由此我指導、我站立、我表達、我移動、我參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ay46-想找事情做的慾望以及連結到自信心的定義

當我工作一個段落 或是正在執行一半的事情時,我會有突然想做別的事情的慾望,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做這個做那個或是開始搜尋一個關鍵字,像是看電視轉台那樣,而忽略當下做什麼事情或是這個時刻我是誰。 比方說剛剛我在看工作,我突然想到以前練鼓,就開始找二手的電子鼓拍賣,開始想著之後要不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