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Day13-疲勞-1

每天早上八點被鬧鐘叫起來的時候,總會覺得好想睡, 很想就這樣一直睡著不用上班。到了公司一開始還是會很想睡覺,看著電腦螢幕就會覺得眼睛疲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早上起來眼皮沉重,而解讀為我的眼睛需要休息我不想傷害我的眼睛我不想那麼累。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看著電腦螢幕時我的眼睛會有輕微灼熱感,我認為我需要做休息。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身體接受刺激時聯想到對身體的傷害,而啟動了防衛機制,那個防衛就是去睡覺的訊息。

當我看見自己透過繼續賴床或是想睡覺的懶散來處理,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為了在系統中生存,我要在工作上如同生活中去為自己做進度管理。

我承諾我自己在工作上做進度管理,透過行動來脫離心智系統中懶散的這個設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ay47-時間-焦慮-抓頭髮-

我與時間的關係是一種緊張. 看著時間接近12點. 象徵著一天的結束. 這過程可以看到自己要完成一件事情. 卻又被手拉扯著頭髮來阻斷我的行為. 因此手就像是古老的系統/原始的/阻斷成長的. 去激發能量來使我上癮在手刺激頭皮反應上的快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