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Day29-對身體的批判-搓頭髮

這個行為從我國中開始我焦慮的時候,我就會開始用手去搓我的頭髮,是從手指拇指與食指去觸碰髮尾甚至帶點拉扯的動作,沒有真的扯下來,但是會有快感。

而我察覺我的能量會集中在我的頭頂與後腦勺,眼窩,眉心等地方,常會累積能量而感到緊繃,而一想到後腦勺的髮旋會被看見我又會感到害怕。尤其在我剪頭髮的時候我必須要面對我的髮旋被看見的恐懼。

這是來自於我看到我的父親童山濯濯,我莫名的感到害怕,我害怕因為這樣的外型改變而沒有人願意親近(但實際上這並不是絕對的關聯),我害怕自己也變成那樣,我也害怕遺傳。我得知我的頭髮變的細軟時,以及看到有所掉髮時,比照之前自己茂盛的頭髮,我真的開始害怕,我尋找對應的洗髮精希望能改善,或是去尋找原因。我每次看著鏡子時自己就會開始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看著鏡子時我對於自己頭髮變的細軟的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頭髮茂密就是好看的相對就是不好看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禿頭這個畫面及這個字詞有強烈的排斥感。這個排斥感來自己我對於父親或是母親對於父親的排斥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同時加深這個害怕而沒有去尋找有效的方法對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對於改善頭皮我找不到方法時的焦慮。例如正常的作息/情緒以及飲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於壓力/人際關係的壓力我感到無法釋放而我使用的搓頭髮的方式來緩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得知這個壓力來源來自於人群/來自於外在聲音使我感到不安/焦慮,所以我做這個方式來緩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搓頭髮時我產生了快感,沒有看見自己正在拉扯傷害頭皮。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對頭皮的不適產生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到人際關係的問題我以為只能使用搓頭髮的行為來釋放。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起這件事情時我感到疲勞。

我看見自己的焦慮,我停止,我呼吸。

我理解到這是個揭露自己的進程,需要耐心持續的書寫。

我承諾我自己透過書寫/呼吸釋放能量的練習,使自己回到身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ay46-想找事情做的慾望以及連結到自信心的定義

當我工作一個段落 或是正在執行一半的事情時,我會有突然想做別的事情的慾望,突然有個聲音叫我做這個做那個或是開始搜尋一個關鍵字,像是看電視轉台那樣,而忽略當下做什麼事情或是這個時刻我是誰。 比方說剛剛我在看工作,我突然想到以前練鼓,就開始找二手的電子鼓拍賣,開始想著之後要不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