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Day31-關於表達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表達之中帶有害怕,這害怕來自於害怕被否定的想像,過去曾被母親/師長否定及大力指責的害怕,使得我在日後人際表達中,在表達之前都有一股能量來自於肚臍,喉嚨。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表達之前會進行無數的想像,有期望被肯定/害怕被否定,我將每次的表達都視為重要的,尤其在異性/或在客戶面前,若有遇到我不清楚的問題,我有時會感到急躁/焦慮,認為自己是不足的,或是被質疑的。而這來自我對自己必須要完美得體的表達我自己。

這個害怕表達 來自於家庭的教育 從小我活在父母的爭吵之中 甚至無力解決與改變。活在一個不安的環境下,隱忍與恐懼,那時候媽媽教我不要管大人的事情,念書就對了。我埋在書的世界裡面,躲藏在安逸背後。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所採取的對應焦慮的行動往往是出於心智的比較,想在談論中勝出或是力求表現,而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使用身體的力量穩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ay47-時間-焦慮-抓頭髮-

我與時間的關係是一種緊張. 看著時間接近12點. 象徵著一天的結束. 這過程可以看到自己要完成一件事情. 卻又被手拉扯著頭髮來阻斷我的行為. 因此手就像是古老的系統/原始的/阻斷成長的. 去激發能量來使我上癮在手刺激頭皮反應上的快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