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6日 星期一

1/6-有關我的外表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會跟人說我覺得我不好看,而我很在意別人怎麼看我的外表.幾個較好的朋友都會說:「不會啊~你長得不差。」「為什麼你常常覺得自己不好看?明明還不錯阿!」「可能沒到很帥那種,但也沒像你說的難看吧?」而我自己照鏡子的時候,就是會觸發到我不好看的一系列想法,我每天幾乎是看一次鏡子就質疑一次自己,很像是白雪公主裡面說魔鏡阿魔鏡那個壞皇后一樣XD

觸發點:當我照鏡子時,我總會覺得我自己不好看

暗聊:我現在的樣子,別人會覺得我好看嗎?我受歡迎嗎?我會不會被討厭?還算可以吧恩還不錯看阿?咦不對!嗯我一定是不好看,算了就這樣吧 沒差我就是不好看~恩勉強還可以拉!好拉就這樣~出門了!


找出觸發點的背景脈絡:
在我有記憶開始到青春期來臨之前,無論是爸媽/親戚/親戚小孩/鄰居/老師/同學都有不少說當時的我長得很斯文、眉毛笑氣、一表人才、眼睛很有個性、皮膚超白超嫩、成績跟外表都好太令人羨慕。而從幼稚園開始就會有幾個女同學午休時很愛睡我旁邊,捏我的臉或手說我很可愛,國小的時候也是無論男女同學都會誇獎我的外表很帥,三不五時就是聽到說我很帥,還有同學是下課常常來抱著我說「I love YOU~」國一時我們班導舉辦了一個班花班草投票,是用那種不記名投票,而且是老師同學都可以投的不記名投票,大家是在彼此不知道彼此投誰的情況下去投票的(有分制服跟運動服)還得了其中一個最高票,也就是班草之一,暗爽在心裡面XD




但是(燈冷~),就在我國二的時候開始長痘痘了,我滿臉都是青春痘,幾個國小同學看到我說:「你的臉怎麼了?」露出驚恐的表情.班上同學看到我也會說:「你是不是沒洗臉還是沒洗乾淨?」我說我每天都洗臉阿還有跟我媽去買比較好的洗面乳...覺察到蠻多人對我的觀感開始改變,當然他們只是在表達自己的情緒,但太常重複聽到了,就在我國二國三這些日子,我每次遇到人都背著被問我的外表的恐懼,我對他們的評論很在意,也有去吃中藥.我開始想:「我是不是比以前醜了所以不受歡迎了?」「我被討厭了?」我開始為自己的外表感到自卑,我開始常常低頭,我不敢直視別人,而且只要別人看著我,我就會覺得他是不是要評論我的外表?我不想評論,我很難過很受傷.高中後皮膚有慢慢的改善,然而從青春期過後的我已經不同了,我看待自己的外表經常是負面的,沒有得到像小時候那七八年幾乎每天都會得到的讚美,所以只要我看到我現在的外表,就會觸發我感到自己不是那麼的有價值的想法以及難過的情緒.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定義我自己現在的樣子是不好看的,而也等於我無法受到很多人的歡迎.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所定義的「好看」意思是得到他人的讚美例如「你好帥」「你好有氣質」「你很斯文」「你皮膚很白很好」「一表人才」「眉清目秀」「很好看」,身邊不斷有這些聲音使我感覺自己是受到讚美的.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到他人微笑地跟我說這些話並且投以專注的眼神,用讚嘆的方式說著這些字詞時,我定義這是一種讚美,並且使我感到光榮/驕傲/開心/心像飛上天一樣的飄飄然.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國小持續六年12個學期只有一兩個學期沒有被選上班長或模範生的狀態下,我定義自己那肯定跟我的外表很帥也有很大的關係,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常常在講台上聽到台下同學直接說「班長你好帥」我覺得自己是外表好看/又優秀有地位的人.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想起幼稚園被幾個女同學摟著捏著說我皮膚很好或我很可愛的時候,我定義自己那一定是因為我長得太帥了,而我樂在這個信念當中.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國小時下課被同學摟著抱著說I Love you,我產生一個信念是「恩因為我很帥所以我被喜歡被肯定了」,我覺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國一的時候被票選為班草之一(只有兩人)等於是班上前兩帥的男生,我也就相信了在那時候我的世界裡我就是數一數二好看的男生,而且不只好看成績又很好,為此我內心感到無比的驕傲,我覺得我在這個世界是收歡迎的.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國二開始長青春痘了,我聽到很多評語:「你皮膚好糟糕」「你是不是沒洗臉」「你怎麼跟以前差那麼多」「你好滄桑」...等等,我定義是負面的詞,我覺得我是被認為我很髒/我很糟糕/我很醜,所以我內心很難過/很羞愧/很無奈/覺得為什麼上天要這麼不公平/我好期待回到小時候...我期待再得到那些持續不斷的讚美.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聽到這些評論後開始去找皮膚科/找中醫/找好的洗臉用品/保養品,但是並沒有使情況好轉,我認定自己是注定要這樣醜下去的,我覺得無奈.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國二開始當別人看著我還沒說話時,我就會覺得他可能又要說我不好的話了,我感到害怕.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那時候聽到有人說什麼滿臉爛痘我就覺得是在評論我,我覺得很無奈無助為什麼要這樣說我呢?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有了羞愧情緒之後,為了避免被評論造成更多的難過,我開始會低頭/不直視別人/把頭別開,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即便是長相的狀態改變,我還是要經常在講台上面對人群,我感覺到我壓抑/故作鎮定,然後不能直接的表達我的難過情緒.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我的外貌好轉,我就不再會有同樣的情緒產生,而我其實是羨慕以前的我自己的.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高中後看到班上有些同學身邊圍繞著比較多同學,我就會感到羨慕,並且認定他是因為外貌好看所以受歡迎.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要去跟別人比較才能夠明確知道我到底好不好看以及去認定人只要好看就會受歡迎.我沒有看見那其實是來自於我的童年七八年的美好記憶之下,我帶著這個信念在看的世界,我透過我的切身體驗去歸因「喔就是因為我長得好看所以受歡迎,那我現在不好看了所以就soso或是就邊緣,那在這件事情上面沒什麼好說的了,事實就是事實無法改變了。」但是依舊充滿著無奈無助難過遺憾.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強烈的指責我的身體是不好的/是缺陷的/是不值得被愛的,並且我不能好好愛我的身體.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斷抓的過去那段美好的童年記憶,來懲罰我自己「我是不好看的人,因為我沒有以前的好看了,所以我不受歡迎了/那麼或許我好看我就會受歡迎,但是我現在做不到了我沒辦法改變我的臉,就算可以我也不想這麼做。」

我寬恕並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我想要的是「受歡迎」「得到很多讚美」來感覺到自己是有價值的.我沒有理解到因為在童年記憶裡我擁有了「感覺我受歡迎」的正面能量,我感到驕傲/充滿成就感, 而比起成績上的讚美,其實外貌上的讚美能賦予我更大的肯定與能量去證明我是有價值的人很棒的人.



我觀察及領悟到幼稚園開始有七八年時間在學校是沉浸在滿滿的正能量,老師同學的讚美之下,而我又是表現得很謙虛很有親和力所以幾乎每學期被票選上班長,現在的我認為其實最大的原因在於我的長相而不是我的成績或是其他表現.我也觀察及領悟到當時的我是沒有產生這樣的信念的,是我在青春期之後我發覺這些讚美跟能量同時消失了,我才重新去比較童年時期跟後來的我的差異,而去定義「原來就是因為外表阿~」這樣的深信不疑的信念/關於個人美醜變化的信念.

我看見我關於我個人外貌的變化連結到美/醜的對立,在我心裡面經常得去抗爭,出現一個美的人格/一個醜的人格,醜的人格常常去羨慕美的那個人格,美的那個人格也常常會去責備醜的那個人格. 而就在我照鏡子時會常常反反覆覆地去質問自己我這樣好看嗎?會被讚美嗎? 而出現這兩個人格去告訴我答案.我有時會覺得自己蠻好看的有時候會覺得不好看,在這過程消耗了許多能量.
然而我聽不到一個永恆的答案.

我看見這個模式在我照鏡子時會有/別人看我時暗聊及能量更強大,有時大到我甚至會進入腦袋空白的狀態,而我可以去寫下這些日常生活我的模式的反應,然後呼吸回到自己身上.

我理解到我長期被個人外貌的評價困住了,而實際上背後是想得到正能量的心智系統機制在運作,只是在我的心智設計當中,比起其他的讚美,對於外貌的讚美會得到更大的能量去證明自己是帥的人格.(比方說你很帥跟你很聰明,你很帥聽起來更爽XD)我理解到由於從小就去依賴到他人的肯定,我不知道怎麼去看待自己的外貌,只能等待別人的評價來定義我是誰.而事實上我做為我自己人生的主人,我可以為自己的身體給予肯定的,我卻是透過他人評論在懲罰跟批判我的身體,包含我在青春期時強烈指責我的身體,而沒有好好的去無條件打開雙臂去擁抱我自己.

說到這裡時,我不自覺想撫摸與擁抱我自己,以及做了大大的深呼吸,而我也察覺到我在批判我的頭皮與頭髮,還有能量壓抑在頭部上面,我承諾自己要持續的書寫關於身體上有能量的反應.我承諾自己在忙碌之餘還是要去為自己的身體書寫以及釋放能量,而對於身體的批判經過今天的書寫之後,是慢慢地揭露給自己看見並且聲明自己我可以去面對了~然而當中還是有許多長期信念需要書寫與解構的,會再之後陸續分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2/12-有關考試情緒的寬恕-1

◎事件:當我看到考試倒數日時,我連結與考試有關的記憶,我想起我國中在教室裡面寫著考卷並害怕我考卷寫不完,我盯著手錶看著時間,並想著如果我因為寫不完而考不好,我就會被媽媽及老師指責。 ◎觸發點:當我看到考試倒數日時,我就會覺得很緊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