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8日 星期三

1/8有關我的外表-2

在上一篇文章我看到的是,當我過去看我的外表時,並不會觸發我的能量反應,而是他人讚美的話語/聲調/動作等肯定,才會讓我對自己的外表是有信心,我觀察到的是:我是依賴著別人的評價來解讀我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在處理我過去記憶的過程中,我回憶起當時的老師及同學都經常說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我是老實誠懇的人,我是有耐心的人。我回想起因為我在上幼稚園之前就認識了很多的國字,就可以看很多只有國字沒有注音的故事書,算是蠻早就有閱讀文字上面的優勢,所以在幼稚園就常常下課有同學圍著我想聽我念故事給他們聽,印象深刻有一次是幼稚園老師說要暫時出去,就請我上台念故事書給大家聽,當時台下的小不點們(雖然我也是XD)都抱著崇拜的眼光在看我,而且聽得津津有味的,那是我記憶中第一次的上台經驗,而也建立了自己在學習能力上的正面經驗。

到了國小國中之後也是好學生的角色,因為從小就喜歡看書讀文字,所以喜歡學習,所以上課都很認真聽課,樂在其中,學習對我來講是快樂的事情,下課同學常常會不少同學在我旁邊請教功課,甚至回家後還是常常有同學打電話來請教功課,我都會很耐心的教對方。在這個時期我是一個樂於學習的角色,也像是大家的小老師,而也因為個性較謙虛跟和藹可親,也是一個好的傾聽者。我發覺跟我好的朋友,都曾評價過我是有耐心/認真/親切的人,而且有自己獨特的想法。就算是我後來外表改變了,實際上我被肯定的是我的人格特質,那些特質也支持了我自己與他人的互動,協助到自己生活上的行走。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我記憶中我抓住我曾經被讚美的外表而沉浸在被讚美的正面能量當中無法自拔,因此在讚美消失之後,我就覺得是我變醜了我將不再受歡迎。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童年記憶中,是我去選擇去聽那些讚美我的聲音,而認定那就是別人眼中的我,以及我去允許我去認定那個就是我。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青春期後容貌的改變,聽見別人描述的差異之後我陷入焦慮/恐懼/害怕沒有人可以接受我的情緒,我表現出了沒有自信的自己,並且認為我實在沒有辦法接受我自己了。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透過外表上的差異所供應的正負能量,我領悟到的是那都是我所製造出來的情緒與想像,那們實際上我還是在以我這個人本身在與人進行互動,而我卻長期被自己的外貌想像給困住了。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表現出沒有自信及畏懼與他人的互動之後,我就認為是我不受歡迎了,而沒有去看見很多時候是我拒絕了與他人的互動,才使我沒有去展開更多的關係。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照鏡子的時候那些來自美醜兩個對立人格發出聲音去內耗我自己,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站出來停止這兩個人格的爭吵。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心智製造出來的抗爭,長久影響我對待自己的方式,而實際上我始終都有能力去停止與為自己發聲的。

當我看見了這個長久有關於我外表的信念/迷思/執著/評價,我發覺我透過書寫終於看見更多了,也找到了我的下一步,我現在就可以停止,然後深深地做更多的呼吸。

我理解跟領悟到在我的人際關係當中,我的認真/耐心/親和力/樂於學習/有獨特見解等這些字詞,才是實際上支持與陪伴我自己行走跟拓展人際的重要因素,而我也看見我我對這些字詞給予自己的肯定,而我這些特質也如同登山時的登山杖,能夠支持我去面對生活中的挑戰,也能夠支持自己與他人解決更多生活中的問題。而我同時也能夠改變照鏡子時我與鏡子中的我的關係。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照鏡子時,我可以讓照鏡子這個動作成為了一個自我檢視的行為。照鏡子除了是整理儀容,也是去提問:「我怎麼看待我自己?」 而我同時可以說出那些有關於我的字詞,以及說出我當下的情緒。而實際上與人的互動也像是照鏡子一樣,會有不同的聲音告訴你是怎麼樣的人,我可以接受每個人有不同的聲音,那是來自於每個人對外表不同的喜好,而也會有人告訴你那些你長久持續存在的特質的肯定,那麼我可以借著每次的照鏡子/或是與人互動的機會去檢視自己,有任何情緒就去處理跟釋放,我承諾自己開放的去面對這些機會,讓自己更加的敞開,也感謝所有對我說任何話的任何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2/12-有關考試情緒的寬恕-1

◎事件:當我看到考試倒數日時,我連結與考試有關的記憶,我想起我國中在教室裡面寫著考卷並害怕我考卷寫不完,我盯著手錶看著時間,並想著如果我因為寫不完而考不好,我就會被媽媽及老師指責。 ◎觸發點:當我看到考試倒數日時,我就會覺得很緊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