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8日 星期二

Day52-持續書寫關於抓頭髮行為

持續書寫有關於我抓頭髮行為的解構.

認識我比較久的朋友都知道,當我在工作時,讀書時,或是坐著想事情時,我會有一個習慣動作,我會不自覺的手舉起然後去用拇指與食指去抓自己的頭髮,這個行為是非自主的,有點像是大家喜歡稱之為強迫症的行為.

這個行為帶給我一種比較舒服的感覺,能夠緩解我當下的壓力,然而我在做的同時我也是不安的,我會指責我這個行為,同時呢,我又無法說停就停.特別是在時間壓力較大的情況,例如工作要趕東西等情況,動作會更頻繁.而我甚至又有一個動作去用手掌撫摸我的頭髮,彷彿在確認頭上的頭髮有沒有變少一樣.

這個行為從我國中大約國三開始有較大的課業壓力時,好像突然找到了一種宣洩的方式,因此我開始這麼做.我還記得我考高中的基測考試當天,我還是會去抓,然後一邊擔心都在抓會影響考試寫作的時間.然而上了高中的初期,我已經一段時間不會這麼做了,直到又要開始準備一些期中期末考,似乎跟考試有著關聯性.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每當我遇到一些需要交代事務的狀況,例如考試/工作交件/念書要念完等等行為時,我首先感受到了時間壓力/焦慮/害怕做不完的想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於事情做不完的害怕我連結到了被指責的畫面,我害怕被指責,而這些情緒彷彿就累積在我的頭皮,遍布額頭及太陽穴等地方,感覺很厚重,我感覺我需要透過一些動作宣洩我的害怕/緊張.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找到了抓頭髮行為後,這個動作對頭皮刺刺麻麻,暫時轉移了我頭皮的不舒服,讓我感覺舒服/愉悅/快感.因此我重複地去做,並且去抓頭皮上更多的區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沉浸於舒服/愉悅/快感而使我與自己分離,我出現了另一個聲音告訴我這樣是不對的,我開始害怕抓頭皮的這個人格,我想要制止它因為另一個聲音告訴我它是不對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裡面製造了兩個人格之間的衝突,一方面覺得抓頭髮是好的,一方面覺得是不好的,然後我會抓了一陣子停止然後想著剛剛的行為感到自責/批判我自己沒辦法停止它,但是又覺得頭皮好像不舒服想要透過抓頭髮來緩解,於是又開始抓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我抓了許久之後發覺我時間就這樣溜走的時候,再一次的感到自責/緊張,於是讓抓頭髮這個行為變成是一個有壓力的行為,因此我經常會想著怎麼辦,是不是沒辦法解決了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同時也擔心抓頭髮會讓頭髮掉得更多,所以更加強抓頭髮行為的恐懼.

當我看見了第一個點,那就是遇到一個事件的反應時,我先停止作為,並呼吸觀察我對於事件的想法與情緒/身體的反應,盡可能在第一個時間先停止,然後我呼吸.

我理解這個循環出現在我的生活當中(事情來-緊張-頭皮發脹-抓頭髮-舒服與恐懼的衝突-不抓-緊張-頭皮脹-抓頭髮...)經常成為失控的/使自己沒效率的,只是一個空轉的模式,沒有真正解決生活上/工作上的問題.

我承諾我自己我多去看見我對於事件的情緒反應對於我身體所產生的後果,深入地去了解情緒與我的頭皮之間的關係,書寫解構我對於考試/工作等等的定義,同時給自己時間去紀錄是否飲食上面有什麼會產生過敏源的食物,會使我的頭皮不適.因此我有幾個方向去進行:1.頭皮與抓頭髮之間的相關性可以去做解構. 2.頭皮與飲食/環境的關係去作調查. 3.我與抓頭髮的行為之間的關係.
我承諾我自己先從我與抓頭髮的行為之間的關係來做持續的書寫.並且在每次要觸發行為之前就先讓自己停止,呼吸,把覺察放入我與我的身體之間.

(或許跟脂漏性皮膚炎也有關聯可以去研究.但因為吃藥或擦藥對我只有暫時效果,且不想讓它成為依賴性的,或許可以透過自然且非破壞性的治療與恢復頭皮的健康來減緩身體上的不適以及行為帶來的後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ay63-人車吵雜

已經很久沒回到台北,這兩天回到台北,感受到人潮以及車潮,心智暗聊以及情緒也運作的特別快速. 外在的刺激大概是平常在彰化的兩倍以上,因此心智也不斷產生相應的反應,覺得思路沒有在彰化的清晰與安靜. 而習慣了人少以及安靜的環境後,到了人車多的地方往往會有一些煩躁感. ...